冤家是怎么结成的【完】(作者:不详)

 

2008年的夏天的某日,我因为在家里和我当时的女朋友也是我现在的老婆吵了嘴,就出去找朋友们到酒吧喝酒去了,喝了很多酒,心情也略微好了点,看看时间也是1点多了,就准备回家。

当我打车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心情又起了变化,暂时不想去面对女友,就付了车费然后自己到我家不远处的某学校操场上去溜达,那个学校当时还不是封闭式的。我点了一个香烟,借着火光我发现教学楼紧锁的出口台阶上隐约有个人影,以为也是夏天睡不着觉的哥们,想过去聊几句。等我到那个人的面前,我发现居然是个女孩,虽然我也喝了不少酒,但是男人女人还是能分得清楚。
走上前我看到她是的确是坐在台阶上,她的双腿弯曲着,两只手抱着自己的腿头部埋在双腿之间,因为她穿的是裙子,所以她好像有点冷,她用裙子把自己的双腿给套住,上身也就穿了件吊带衣服,虽然是夏天到了后半夜也是有点凉爽的。

当时我还真是没想那么多,心里有点烦乱,只是想找个人和我说说话,借着酒劲我大大方方的做到了她的身边,我抽着烟没有说话,她好像也感觉到了有人在,很是茫然的抬起头来,看着身边陌生的我,活动了下双腿,和我说了第一句话:“大哥,能给我只烟吗”。声音略带着沙哑,我转过头来,借着月光近距离的观察了一下她,卷曲的头发是那种小波浪式的,带了些凌乱。一张年轻却疲倦的面孔,一双眼睛在月光的影射下淡淡的一丝明亮,不过眼睛有那么一丁点小,鼻子很一般,嘴巴倒是略带点地包天,上翘着,身躯稍微颤抖了两下,可能是冷了吧。我也很自然的掏出香烟给了她一根,拿出火机给她点上。“啪”火光亮起,我借着光亮看到她的脸肤色白嫩,整个五官搭配的倒是一般化,蓝色的吊带上衣配着白色的长裙,倒让她显得有那么点味道。我看她抽烟的神态就知道是个老烟民了,我呵呵一笑:“怎么这么晚不回去睡觉,跑到这个破操场坐着,有什么事难道”。她猛吸了一口烟,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让我略带了点不爽。我后仰了下身子让头靠在身后的门上,深深的呼了口气,让自己本来有点眩晕的头稍微的好受了点。她转过头没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你呢?半夜不回家,来这里做什么”。我微闭着眼睛回答:“我家就住在附近,有点事想到这里溜达会散散心,今晚和朋友喝了酒,可能是有点兴奋吧,睡不着”。她听我说完话后呵呵一乐说:“虽然是夏天,但是后半夜还真是有点凉啊,我可能都有点感冒了吧,感觉有点冷”。

我和她不是很熟,她的健康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机械般的说:“你多大,是上班还是上学,家里人不管你吗”。她只是淡淡的笑笑:“我不是本地人,我家是庄河的,在桃园那边的筷子厂干活,至于我多大,你看呢我像多大”。我呵呵一笑,没继续刨根问底,这是耸耸肩膀说:“无所谓你多大,我们也不是朋友骂完也该回家了,你们单位没宿舍吗,早点回去吧”。说完我真的是想站起身子回家睡觉,但是鬼使神差的我一个趔趄,本能的把身子往她的身上靠去,我的手也顺势的扶在的她的大腿上。她的反映倒是不大,只是很淡淡的说了句话,差点没把我给呛着:“大哥你不会吧,就一根烟就想占我便宜呵呵,你不会是装的吧你”。我赶紧正起身子站起来,心里不是很爽,让一个农村丫头嘲笑,让我很觉得没面子,再加上我本身心里就有点烦躁,没好气的回答:“看你那个b样,还占你便宜,操,你真他妈的有点病,你感觉自己挺美是怎么”。说完话我头也不回就往远处走,心里真鸡巴郁闷,觉得女人真是不可理喻,没天理。走出去能有10几米远的时候她叫住了我:“大哥,你能给我留两根烟再走嘛,好赖也让你摸了把,你不会那么不讲究吧”。

我一听立即火大,回过头走过去,把剩下的烟和火机一起向她扔了过去,没好气的说:“看你那样就像是叫烟亏的一样,就你这样的人,我要是你朋友,早就给你两个打嘴巴扇死你,怪不得这样晚没地方去,真是活该没你几个朋友啊”。真是没想到这句话说完后,本来应该是两条平行线的我们,却发生了后面一系列很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我看到她听我说完话后一愣,过了能有几秒钟,忽然站了起来,几乎是扑到我的面前。一只手搂住我的腰,另只手一把抱住我的头,五指分开从后面将手指插进我的头发里,狠狠的将我楼向她。然后我们的嘴贴到了一起,她还是不太满足,自己把舌头伸到我嘴巴里,玩命的搅动着,鼻子里发出和哼哼叽叽的呻吟,我当时就有点二了。
我双手几乎是贴在裤线上伸直然后五指分开,对于现状有点惊呆了,不是我装纯,只是太突然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大脑似乎因为酒精的缘故彻底当机了,只能让她对我为所欲为的舌吻着。

我终于反应过来,慌忙的一只手想把她的脸推开,另只手却是很本能的向她胸前袭去。当我的手碰到她的脸,却感觉到了一种湿润,她哭了难道?很怪异的画面,我一只手停留在她的脸颊,另只手却放在她的胸前,就这样我不得不佩服自己在这个时候说了句貌似没经过大脑的话:“我可没有对你性骚扰,是你自己亲我的,你没事哭个鸡巴啊”。她听我说话这句没什么营养的话破涕一笑,小手在我胸口轻轻的锤了一下说:“怎么事,你还吃亏是怎么?我又没有口臭”。我看她说完话情绪有变得黯然了点,她继续说道:“其实我今晚是和自己宿舍的工友吵吵起来了,我那个厂子女的很多,女的多了在一起就爱整事,我宿舍的那几个人没事总是排挤我,今晚我火了和她们吵了起来,所以不愿意回去,才在这里坐着,你呢?怎么不回家”。

也许是刚才的举动让我们拉近了距离,我也是很无奈的将原因说了,她听我说完后没有吱声,只是将身子向我怀里靠着,就这样我的手自然的用力按住的她的一个奶子,手也从她的面部延伸到她的后背将她搂在了怀里。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用双手环到我的后背抱着我,很温柔。我闻着她的头发上散发着淡淡的一缕幽香,手也不老实的在她背后上下滑动,壮着胆子另只手又开始慢慢的揉搓她的奶子,我下边的分身只是有那么一点反映,但并没有立正,也许酒喝多了,神经麻木,没太大的刺激是不会硬如玄铁的。我们彼此都再也没说话,就像是男女主角一样,一切都按照导演的剧本在做着一些本能的动作。先是接吻彼此抚摸,几分钟后显然我进入角色的状态更快,掀起她的衣服把她的乳罩向上推起来,她的双乳就这样弹露在我的面前。我的嘴巴离开她的嘴唇,慢慢从她的脖子先下亲吻着,一直亲到她的奶子,含住了她的一只奶子开始使劲的吸吮起来,舌头也搞怪般的在她的奶头上打着转。

我的一只手握在她的屁股上用力的扭捏着,另只手在她的奶子上来回揉搓,她只能稍微后仰着上身,嘴里含糊不清的发出阵阵的呻吟,两只手把住了我正在袭胸的头,来回的搓动着。激情,是的,就像热恋男女般的激情,我们彼此享受着对方给自己带来的快感,这个时候任何的语言都是多余的。我把碍事的胸罩解了开来,刚想不负责的扔出去,她一把夺了过去,竟然将胸罩咬在了嘴里,哼声哼气的看了我一眼,小手居然对我的小jj开始了攻击。隔着裤子的小jj很快就不满足现状,我腾出手拉开拉锁,让自己的jj出来亮了相,然后把她的裙子也撩了起来在她的腰间打了个结,她白色的裤头没有其他任何的花纹,很是老土,但这时却让我很是兴奋,我的大手终于从裤头侧边摸到了她b,很嫩很滑,有少许的淫水留出沾湿了的手指。我的头向上叼住了她的一只耳垂,手指在她的阴蒂阴唇间是揉来揉去,我舒服的在她的耳边“呵”了口气,不知是爽是痒她的腿一下夹住了我的手,带来的后果确实我的食指没费劲就滑进了那已经湿润了的阴道里。

她也终于发出了今晚的第一声嘤咛声,身子彻底无力的靠着我的身子,小手却不停而又快速的套弄着我的jj,另只手已经开始在解我的腰带。我的食指在她的阴道中来回进出,感觉差不多了就又把中指插了进去,用上了色魔界的“二指禅”神功,也开始亲吻她的嘴唇,就这样,她的嘴巴,奶子,和小b被我形成了多方位的打击,终于是气喘吁吁,下身更是水流成灾了。我也知道她不是处女,心里还高兴的很,要是在这个时候她是个处女那该多扫兴。在我的“帮忙”下,她脱掉了裤头却被我揣在了裤兜里,一把将她抱起来,向操场边缘的小树林走去。她这时也放开了,双手搂住我的脖子不停的和我舌吻。到了小树林,我也没想会不会被蚊子吃掉,找了一颗合适的树,那颗树从下到上长成了一个“S”形,一看之下就是被许多狼友开发好了的,让她背靠在树干上,我抬起来她的一条腿,对准了她的洞口磨了磨然后一下插了进去。我们都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我开始缓慢的抽插了起来。我一只手抬着她的腿,另只手摸着她的奶子,下身不停的耸动着,结合处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我的睾丸却伴随着我的每次抽插打在她的会阴和屁眼部位上发出轻微的“啪啪”声,很是让我着迷。随着情绪的高涨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她也是很配合的抬着她的那只单腿,让我能把力气都用在“轰炸”她的骚穴上。 大概我操了能有20多分钟,彼此都有点累,我就提议换个后入式,她也没有反对,转过身子双手把住树干,弯下腰把屁股厥了起来,大大的分开了自己的双腿让自己的阴部充分的曝在我的眼前,还调皮的回头向我伸了小小舌头,然后晃着她的大屁股摇摆着想玩吹了个口哨。

挑衅!赤裸裸的的挑衅,我也没在言语上和她过多纠缠,把住她的腰身,自己吐了口吐沫在手上,然后撸了撸鸡巴,对准她的烂穴就挺了进去,双手在她的腰上往我这边使劲的捞着,下身也配合着挺动着,确保每次都能狠命的捅到她的最深处,然后拔出再挺进,就这样不断的重复,世界上任何事情不断重复都会让人感到厌倦,只有这件事能让上人们不停探索,乐此不疲。“啪啪啪”她雪白的大屁股撞击着我的小腹发出了单调却很让人舒爽的美妙节奏,我也很兴奋,这叫什么事,散心居然散出个女人让我开心,她的浪荡叫声也很独特,不是什么淫词浪语,就只是例如“啊”“哦”“呃”的简单声调。伴着适时发出“嘶嘶”的抽吸声,让我感觉自己很棒很强大,她的b快被我干翻已经快崩溃的满足感,虚荣心很是得到满足,不得不说她很是有一套,知道这个时候用这样的方式来取悦男人。我双手在她的奶子上使劲的抓摇着,下身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来干着她的小b,嘴里不自觉的发出“嗯哼”的喘息声,太尽兴了,我拍拍她的屁股示意她自己前后来迎合我,我自己却双手扶在腰上让自己喘口气,调整下体力射出精华。她倒是能自娱自乐,没了我的助力倒也能玩的不亦乐乎,前后摇摆着屁股来套弄着我的jj,似乎她很喜欢这样的方式,还时不时的回过头来希望能看到们的结合处,只是这个姿势她不能得尝所望罢了。

我倒是一边休息一边看她的浪样,偶尔也挺一下半下身子,就这样操了她十几分钟以后,我感觉她的b开始收缩,她的头开始用力的后仰起来,嘴里发出了很大的喘息声,我的jj感觉被一股暖暖热流包容了,而且每次进到深处的时候,龟头前端的马眼处感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很轻柔咬了下一样,说不来的麻痒。我感觉自己也差不多快射了,深吸一口起气,双手把住她的大屁股以最快的频率挺动了起来,果然没有十几下,我的后脊到根骨再到jj根部传来一阵阵快感,再也控制不住,一股股滚烫精液就在她的b里爆浆而出,爽的我也大声的闷吼了起来.没想到的是带给她的快感更加的大,她忽然在被插入的前提下支起了身子和我并立着,只手向后勾住了我的脖子,转过头吻住了我的嘴巴,舌头没命的往我的嘴里伸并来回搅动,拽着我的手按在她的奶子上用力的按着,鼻腔里只能发出到有哭泣般的抽泣声,大腿根部更是一阵阵的颤抖着,仿佛就要站不直一般的向后靠着身体。我把住了她的腰,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能感觉她每次呼吸小腹上的肌肉都轻微的抖动两下,她的高潮来的还真是猛烈啊。

就这样我们彼此相拥着,直到身体渐渐平息,我吻着她的耳朵并抚摸着她,她这个时候莫名其妙的说:“我叫徐美娇,今年21岁,你呢”。我也报出了姓名和年纪,居然都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以后才知道彼此的姓名,不得不说是一件很荒诞的事情了。聊天的过程中知道了她从庄河到大连来打工的原因,这里就不细说了。我们都觉得这样的气氛很不错,也都爆发出了彼此最原始的激情,她居然主动提议再来一次。因为树林里蚊虫很多,激情时到没在意,现在却感觉很是闹心没什么情绪可言。我点着了根烟放到了她的嘴上,她猛吸了一口烟然后用嘴渡给我,让我抽她的二手烟,我吐出了个烟圈,忽然一把拽着她的手就往学校外走去。 众狼别怀疑,的确我们就这样几乎赤身裸体的走出了学校,我想到了离学校只有50米不到的医院,我光着身体手里提溜着衣物,她就衣衫不整,下身赤裸着和我走在路上,因为这个时候已经后半夜快到3点了,路上根本就没人,学校这个地区车也路过很少,我们就这样光着身子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医院,我也是壮着酒劲脸皮厚不在乎,倒是她不知道怎么想的。

我们去的是医院的住院部,和门诊楼相距很长的距离,半夜两三点钟住院部没人走动,很顺利的我们就走进了楼内,但是还是很小心,怕有人看到。我找了间没病人住的房间(中间细节不说了),和她一起进去后把门插好,我们躺在了单人床上搂在了一起,说了会话抽了几口烟,然后开始互相摸索着,呼吸也开始变得短促快速起来。这把有了硬件条件,我就更加的放开了手脚,我一下翻到她的身上压住她,手开始游走在她的身体上,我的嘴印上了她的嘴,手当然不会老实了,早就开始摸起她的的奶子揉动起来,一根手指头更是在没任何预兆下,很突然的扣进了她的阴道里,可能是粗鲁了点,她说:“轻点,给我扣疼了,你的手指甲好长啊”。我听她抱怨就稍缓了下扣弄的节奏,大拇指按在了她的阴蒂上轻轻的揉着,手指还是在阴道里进出着,嘴巴噙住了一只奶头,温柔的撕咬着,舌头在她的乳晕上来回舔舐,给她弄的哼唧起来。了一会我看她渐入佳境,就翻起身子把她的双腿分开,这把房间里可有灯,我可以仔细的观察下她的小b。她似乎知道我的意图,只是很装模作样的抗拒了下,就乖乖的劈开了腿,侧着头不看我了,自己的手在她的奶子上轻轻的抚摸着,可能是误会我要给她口活吧!汗~

我开始观察她的b,不得不说虽然她很烂,人也不是很漂亮,但是她的本钱绝对是很正点的,怎么形容她21岁的小b呢?只见它周边的毛也不是很浓的那种,只是在小山丘的最顶端长出了长短不均的毛,阴唇两边没有任何的瑕疵,大阴唇也是很白净的颜色,并没有因为它的主人让它身经百战(我猜测的)儿变得发黑。轻轻的用手指将它扒开,一颗极为可爱的小阴蒂粉墨登场,连带着两片娇嫩的小阴唇,挂带着丝丝的闪亮液体,阴道口也是合上的并没有张开,说明它的内部还是比较紧锁的,尿道口附近居然有课小小的痣,倍显可爱无比,整个结构都是粉红莹莹的,就像个小包子扣在小腹上。 松开手指,大阴唇略微合起来把阴蒂和小阴唇包裹起来,真是白里透红,还算是个不错的小b。我用一个手指轻轻的插进去,使坏的从上到下来回扣弄,每次进出都故意的蹭到她的阴蒂,就这样弄了小b几分钟,她已经不耐烦了,呻吟声不断的在我耳边响起,似乎提醒着我手指并不能征服她。(当然我是不会给她口活的,已经干了一炮,味道一定很大)

当然本狼是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她,虽然条件不允许肛交,至少得让她给我口交,借酒装彪的我跨坐在她的胸口,提着jj让她给我口交,她在我死磨烂缠下终于妥协,我闭着眼睛等着享受。她一只手抓住我的jj,慢慢的往她的嘴里送,看她张着嘴巴略带犹豫的眼神,我突然身子一送,整个龟头就进入湿润的小嘴里,她还没反应过来我就双手固定住了她的头,让龟头在她的嘴里来回转动着。她嘴里发出“嗯嗯”声音,却也无能为力,只能双手推着我的大腿根,生怕我用jj将她的喉咙穿透一般,我感觉她嘴巴慢慢的松弛了,不再拒绝我的jj了,我就开始了抽送。抽送了能有几分钟吧,我才把jj从她嘴里抽出来,给她点喘息的时间。 我刚抽出jj,就看她“嗯哼”“呃”的干呕着,脸色也变得涨红,眼睛里充满了水雾,似乎要哭出来。过了十几秒后,她才看着我说:“你那里是什么怪味啊,酸酸咸咸的,你的毛都有股骚味,真是恶心死我了,赶快给我滚远点”。我也是带了点尴尬,但是也没太在意,在我哄骗下她又答应了继续给我口交。别说她的口活但是不错,舌头的运用也很是灵活,双唇偶尔更是用力的吸吮我的龟头嗞嗞作响,小舌尖时不时的钻进我的马眼里轻轻搅动几下后,又继续舔着我的肉沟,围着我龟头来回转着舔舐,后来我爽的点了一根烟,应是叫她伺候我一根烟的时间才放过她。撸了撸jj,让她把马眼分泌出来的水水吃掉,调转身体将她的腿分开,龟头对准阴道,用力一挺顺利进入。她也好像是终于得到了她的宝贝一样,双腿夹住我的老腰,往她的身上使劲的捞,我也很是卖力的抽插着,给这个身下荡妇最大的满足。

喝酒的人都知道,有时候喝完酒打炮射时间好长,更有甚者会射不出来,显然我当天的状态是前者,在随后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给她3次高潮,她的腿都没有力气合起来,我怀疑第二天她都能抽裆,我看下时间都快天凉了,就趴在她身上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早点射精。
那种抽插的频率和力度绝对是我有生以来最快最狠的,我看到她咬着下唇,头部来回摇晃着发出呻吟,感觉真是爽歪歪了,终于她再次身体紧绷上仰,嘴里含糊的呢喃着什么,阴道里阵阵的热浪席卷的jj时,我也猛的将jj疯狂的狠捅了几下,然后拔出jj到她的面前撸着自己的jj,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就这样喷射在她的脸上和奶子上(我故意的),甚至第一股精液都流到了她的眼睛里。

在她的笑骂声中,我用jj在她的脸上蹭了蹭,然后从她的身子上下来躺在穿上大口的呼吸,的确我很累了。她居然用床单搽脸上和身子上的精液,我也笑着骂她混账,彼此嬉笑着穿好了衣服准备开溜,住院部的护士都是5点左右就开始巡视病房给人打针分药,我们也不想被人看到。我带她去了最近的旅店开了间放,洗完澡一起相拥而眠,足足睡了一整天,连我女朋友的**我都没接,等睡醒了我又弄了她两炮,这次条件允许我还爆了她的菊花,不过事后的代价就是她的菊花和肚子疼了好几个小时,非让我在房间里陪她,不让我回家,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装的。到了晚上还是彼此再见了,我留了**,她当时没有手机,我也找不到她,都是她给我打**和她开房,直到她的工作不干了回到庄河,我们才渐渐淡了关系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