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女英雄传

 

春满楼,京城最大的妓院,每天在这里进进出出的嫖客不计其数。此刻,一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做在顶楼,看着下面这写人,独自叹息。只见她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胸如双子山「现在尺寸为36E」,股如半月盆。

  此女唤做云瑛,是这春满楼的头牌,在京城是小有名气,按理说应该很少出来接客的。但她好像欲求不满似的,只要有时间啥客人都接,难得看到她在这闲座着。

  「哎」云瑛叹息道,「这素女心经最后一层怎麽这麽难练成啊」其实云瑛是个孤儿,自幼由师傅抚养成人,师傅是「荡妇门」掌门,而云瑛是师傅座下首席也是唯一一位弟子。她自十六 岁开始修习本门镇门之宝「素女心经」凭藉天赋,很快便学完了前面几张,但最后一章至今仍未参透。

  修习此心法,身体会变的欲发敏感,但乳房却愈发变大,阴道愈发紧致。说简单点就是女人越来越淫荡,但又不能忍着慾望,否则很容易走火入魔。之前在山上,云瑛一直靠自慰来排解心中的慾望,直到有一天,师傅对她说「瑛儿,你武功已学的差不多了,但素女心经最后一章要想学会,则需要一定的机缘。不可操之过急,如今你且下山去,一来可以见识一下山下的世界,二来可以跟男人交合,采阳补阴,对你修练大有益处」云瑛下山来后,便来到了春满楼,采阳补阴,没有比妓院更好的地方了,如今两年过去了,云瑛功力大有进步,但仍未参透素女心经的最后一章。

  「机缘、机缘,不是妓院,那会是什麽呢」云瑛思忖道。

  「宝贝」突然一双手从后面抓住了云瑛的乳房,「想死我了」云瑛回头一看,是李公子,要平常,方圆十丈之内掉跟针她都能听到,但今天思考太如神了,以至于有人来到她身后却混然不知。

  「恩…」云瑛立刻有了反应,最近几天,身体比以前更加敏感了,难得离大功告成不远了。云瑛没时间想那些,李公子已经吻到她的脖子了,她全身立刻像过电一样,体内热血沸腾。

  「刚一碰你就湿成这样了」李公子摸了一把她的阴道,为了方便接客,云瑛只穿了一件稍微大点的肚兜,但仅仅起到遮挡的作用,从后面随便都能够到她身体的任何部位。

  「小浪蹄子,真骚啊,说说吧,今天接了几个了」李公子一边上下齐手,一边问道。

  「啊……你是第十五个了,来嘛,干我」云瑛杏眼微闭,激烈的回应着李公子。

  「别急,宝贝,到床上去,要飞过去哦」

  「讨厌」云瑛身子放平,一只脚着地,让李公子趴到她身上,脚尖轻轻一点,两人凌空飞起,慢慢落到身后三丈外的床上。

  刚一躺下,李公子忙把云瑛身上唯一的一块肚兜扯了下来,又赶忙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看着眼前这具洁白无暇的胴体,李公子一头扎在了两座山峰上,边用牙轻轻咬着粉红的乳头,边用手揉搓着乳房。

  「恩恩……」云瑛轻声呻吟着,两手按着李公子的头「啊…啊啊啊……」李公子顺着光滑的小腹一路向下,很快就来到了桃花源前,只见洞口外树立着几根阴毛,像是特意的点缀,两片粉红的大阴唇已经微张,连接处一颗花生豆大小的阴核微微颤抖,整个外阴已经被淫水打湿,洞口还在潺产流水。

  李公子将嘴靠近阴核,轻轻吮吸着,这味道比任何山珍海味都要美好,突然云瑛身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股激流自洞口喷出,打湿了李公子一脸。

  「哈,越来越快了,还没怎麽就高潮了,一会有你好受的」李公子暗想道。

  「啊--」云瑛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呻吟。

  修炼素女心经不仅仅能使身体变敏感,高潮跌起,而且恢复也快。云瑛身子刚刚停止颤抖,立刻抓住李公子的阴茎,一边往阴道里塞,一边道「官人,我要,快给我,进来」看到这情景,李公子哪还能受得了,提枪上马,直入桃花深处。

  「啊…啊啊……官人…给我…快…快点…我要…啊啊啊啊……」李公子奋力的抽插着,云瑛身体向上挺着,迎合着李公子的抽插。突然,李公子感觉阴道内壁一阵剧烈收缩,死死夹住他的阴茎,一股暖流从云瑛的子宫喷射而出,浇在自己的龟头上。

  「啊……」

  「啊…美人,太爽了,这麽快又高潮了,害我差点阳关失手」李公子忙把阴茎抽了出来,缓解一下兴奋的感觉「我可不想这麽快就射了,像你这样的极品,一定要好好享受」李公子轻拍了云瑛的屁股一下「来,宝贝,趴那」云瑛配合着,将身体转过来,趴在床上,双手和双膝着地,屁股高高翘起,两个肉球垂在胸前,一头乌黑的头发散落在头的一侧,回头冲李公子轻舔下嘴唇,嗲嗲的说到「官人…车已备好,请上车,恩…」李公子哪里受的了这种刺激,跪在云瑛的身后,双手扶着浑圆的屁股,龟头刚刚碰到阴道口,就像被一股力量吸住一样,直插到底。

  「啊…」云瑛长呼一声,头用力的向上抬起,屁股夹的紧紧的「快,官人,动啊,我要…」「那就如你所愿」李公子阴茎加快了速度,每次都拔出阴道口,复又被吸了进去,带出的淫水四处飞溅,哪还顾得上这个,他上身稍微前倾,双手抓住了云瑛胸前的一对玉兔,边用力揉捏,边用力抽插。

  「啊…啊…啊…官人…要死了…干死我…啊啊啊…官人……」抽插了百十来下,李公子感觉龟头阵阵酥麻,而再看云瑛,上半身已经趴到床上,头歪在一边,嘴里偶尔发出「呜…呜…」的声音,原来她刚刚又来了一次高潮。

  「骚货,换种姿势你就来一次高潮,你可真淫荡啊,来吧,让我们用那个姿势共赴高潮吧」说着,李公子站了起来,双手从后面抓住云瑛的两条玉臂。

  云瑛微用内力,素女心经周身游走一边,立刻又精神焕发,借着双臂的力量,双腿离地,夹在了李公子的腰间,阴道口正对着李公子的阴茎。

  李公子双手向后一拉,腰部向前一挺,衕时,云瑛配合着双腿向前一拉,阴茎尽根没入阴道中。

  「啊…美人,这招龙舟挂鼓你玩的真嫺熟啊」

  「讨厌…啊…不要…恩恩…不要取笑人家…还不是你们这帮臭男人要求的…啊…」李公子快速的抽插着,只见云瑛身体紧绷,双目紧闭,一头青丝有节奏的抖动着,胸前一对玉兔欢快的飞舞着。好一副优美的活春宫。

  「啊啊啊……」李公子开始了最后的冲刺,他已经到达了喷发的边缘。

  「啊…啊…啊…」云瑛也要在一次的攀上巅峰了。

  突然,两人衕时长长呻吟一声

  「啊--」

  「啊--」

  李公子犹如火山喷发一样,在云瑛的体内射精了。云瑛全身也再一次的剧烈颤抖,接受着李公子精液的洗礼。两人衕时倒在了床上……本来云瑛有素女心经在身,可以很快的恢复体力的,但如果不是有人在抽插,她也想慢慢体会高潮后的余韵,因此她和李公子一块躺在床上,体会着高潮带来的愉悦。

  过了一会,李公子慢慢爬了起来,掰开云瑛的双腿,看着那个另无数男人着迷的桃花源。

  「啧啧,真是极品啊,每次除了溢出的一点精液,一滴都不往外流,不知是你小穴太紧了,还是里边吸附能力太强了。千年难得一见啊」李公子赞叹道。

  「还不是你那个太长了,直接射到人家子宫里了,怎麽能流的出来」云瑛说到。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是怎麽回事。

  「云瑛姑娘,我一直有件事情想不明白,现在时间刚过正午,你已接客十五人这麽算下去,你每天接客最少也得三十人,就算每人都能让你来三四次高潮,那你每天不是高潮次数过百,这怎麽能受的了」「哼哼…李公子说笑了,常人哪个能如李公子般勇猛,一般人能让我来一次就不错了,更有甚者刚进去就射了,弄的人欲火焚身的,好生难受」「那每天也要来个三几十次了,啧啧,好不淫荡」「你不喜欢吗」云瑛趴在李公子耳边,轻声说道。

  李公子抬起云瑛的下巴,说道「当然喜欢,有谁能不喜欢了」「嘿嘿」云瑛嘤咛一笑,翻身趴在李公子两腿间,用手抚摸着他已经疲软的阴茎,抬起头妩媚的朝李公子看了看。伸出舌尖,在李公子的龟头上轻轻一舔,李公子立感舒爽传遍全身。

  「小妖精,你是想要我的命啊,不把我榨干誓不罢休」「怎麽,你不要麽」「要,来吧,得女如此,死也心甘」李公子闭上眼,享受着云瑛的服务。

  云瑛朱唇微启,将龟头含入口中,衕时舌尖在龟头周边游弋着,接着慢慢将整个阴茎含进去,吞吐几个回合,李公子的阴茎微微有些反应了。云瑛将阴茎吐出来,用舌头舔了舔李公子阴囊,顺口将一个卵蛋含入口中,接着吐出,含着另一个。

  「啊…」李公子低声呻吟。

  这时云瑛伸出手指,在李公子菊花出轻处,然后慢慢画着圈。李公子在这双重刺激下,阴茎渐渐有了起色,但毕竟刚经过一场大战,阴茎仍不是很硬。

  云瑛诡异一笑,手指慢慢从菊花处移至李公子的会阴处,用手指在李公子的会阴穴上轻轻一点,衕时一股内力贯入手指。

  「啊……」李公子大喊一声,阴茎像松开的弹簧一样,噔的挺立起来。

  云瑛立刻将整根阴茎尽根含入口中上下套弄着。

  「小妖精,真爽,小穴是极品,小嘴更是极品,啊…」套弄了一会,云瑛准备坐上去了,忽然楼下有人大喊「不好了,大家快跑,京城三恶又回来了」李公子猛的睁开眼睛,阴茎也顿时软了下去「京城三恶,云瑛姑娘快跑」「他们是谁」云瑛一边慢慢穿着衣服,一边问道。

  这时,李公子已经将衣服穿好,说道「云瑛姑娘有所不知,三年前,云瑛姑娘还没来春满楼,京城三恶在京城为非作歹,奸淫虏掠,打砸抢烧,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他们三人武功高强又神出鬼没的,官府也拿他们没办法。但后来不知怎麽销声匿迹了,听说是被一位高人关压起来了,今天不知怎麽又出现了。云瑛姑娘,逃命要紧啊」「哦,李公子,你先逃,我收拾些金银细软」「云瑛姑娘,还要啥钱啊,逃命要紧,哎,不管你了,我先走了」说完,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云瑛摇了摇头,笑了一声,很快,诺大的春满楼空空如也。

  「难得有这样的清净」云瑛坐下来「京城三恶,哼,我倒要见识见识你们是否长了三头六臂」说话间,三个人影闪进了楼内,云瑛定睛一看,也不是想像中的恶人摸样嘛,倒是有几分帅气呢。三人在一楼站定,环顾四周,纵身一跃,来到了云瑛周围。

  云瑛暗惊,以她的身手,如果不发出声响一般人是绝对觉察不到她的存在的,此三人这麽快就能找到她,绝非等闲之辈。

  三人中较为年轻的一个首先开口道「两位哥哥,我们兄弟三人被关三年,如今刚刚出来便碰到如此绝色美人,真乃天意也」「恩」另外两人衕时点了点头。

  此时,云瑛身上仅仅在肚兜的外面多穿了一件类似睡袍的衣服,腰间系了根带子,胸前敞开着,露出里面无限春光。

  「大哥二哥,我们谁先上」

  「三弟,你先来吧」年纪较长着说

  「既然大哥,发话了,那我就先来了」说着朝云瑛走过来「小妞不要害怕,你可以叫我们大爷,二爷三爷,我们一定好好疼爱你,让你在死之前好好享受一番的」云瑛眉头一皱,她刚要动手,忽然,人形一闪,那个三弟来到她身后,用手按在她的腰上,说道「你最好不要反抗,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云瑛一惊,这个三弟的身手跟自己差不多,但要动起手来,他们三个一块上,自己根本不是对手。正在思考时,那个三弟的手已经慢慢游走到了她的胸前,「真大呀」三弟隔着衣服抚摸着云瑛的胸部。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云瑛暗暗道,然后运起素女心经,真气走遍全身,全身的肌肤都跟着敏感起来。

  「啊…」一声低吟从云瑛的口中发出来。

  「这麽快就有反应了」三弟一边抚摸一边说道,然后把云瑛的衣服一把撕掉「那就来吧」说完一把把云瑛搂在怀里,嘴开始在她胸前吸吮。

  「啊…啊…」云瑛扬起头开始大声呻吟。

  「真骚啊,不愧为京城第一妓」三弟继续吸吮着,衕时手摸到了云瑛的下面,一片泥泞,他将一根手指插了进去,慢慢抠挖着。

  「啊--」云瑛身体剧烈颤抖了起来,她高潮了。

  「极品啊,这麽容易高潮,那可够你受的了」说着,三弟把自己的衣服扒了下来,露出了他的阴茎。云瑛吸了口凉气,到不是她自己,有素女心经在,即使高潮了也能迅速恢复过来。关键是这个三弟的阳具,虽然不算太长,但却比三岁小孩的手臂还要粗。

  三弟把云瑛翻过来,趴在旁边的桌子上,从后面一下插了进去「啊…爽啊,真是极品小穴」云瑛一边暗运心法,一边享受三弟抽插的快感,小穴时紧时松,叫声跌宕起伏,没一会三弟就坚持不住了「妈的,这麽快就要射了」三弟骂道。

  「三弟,别大意啊,这可不是一般的女子,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那个二哥说道「妈的,好吧,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金刚毒龙钻」刚说玩,云瑛感觉三弟下面的阴茎硬的如铁棍一般,而且在不停的左右旋转。

  「啊…啊…」被这突然的刺激,云瑛把持不住,又来了一次高潮,大量淫水喷涌而出,浇在了三弟的龟头上。

  「啊…」三弟被这一浇,也是一阵颤抖,万千子孙喷射出来。

  「三弟」

  「三弟」

  另外两人衕时喊了出来,再看那个三弟,射精后立刻坐在地上,似是在运功。

  「我明白了,他们三个一旦射精似乎会要损耗很大功力,而且还这麽好色,既然这样,那你们就该死在这了」云瑛想到。

  「二爷,来嘛,我还要,来嘛」云瑛撅着屁股,回过头来,冲那个二哥喊道「快来满足我吧」「草,那就让你尝尝老子这直捣黄龙棍法的厉害」说着,脱下衣服,亮出了早已硬起来的阴茎。云瑛定睛一看,这二哥的阴茎不算太粗,但明显比别人要长许多,目测有八寸多,真有直捣黄龙的能力啊。

  「二爷,你要慢点来啊,太长了」云瑛撒娇道。

  那二哥可不管这个,扶着云瑛的腰部,将龟头对准阴道口,一插到底。

  「啊…啊…啊…到底了,啊啊啊…二爷,你插死我了,啊…要死了,啊啊…」云瑛使出浑身解数,风骚尽显「啊啊…二爷,快,在快点,啊啊…」那二哥还真不含糊,一条肉棒在云瑛的阴道里左突右闯,专挑敏感的地方用龟头轻触,摩擦。这套棒法还真是厉害,云瑛高潮连连,要不是有素女心经,估计这会早已被他奸淫致死了。

  「啊…二爷,啊…高潮了,啊…干我,啊…」云瑛一边叫着一边用手揉搓着自己的一对玉兔,二哥一看,这可真是个欲女啊,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次次冲刺到底。

  云瑛心中暗喜,他又上当了,忙打开自己的子宫口,当龟头进来时便用力吸,没几次下来,二哥也坚持不住了。

  「啊…啊…」二哥也是一激灵「啊--」

  射了。

  二哥也赶紧坐下。

  云瑛翻身坐上桌子,两腿岔开,冲那位大哥勾勾手「大爷,让您就等了,来,用精液灌满我的小穴吧,就差你的了,恩…」说着把手放在大阴唇周围,上下滑弄了几下「他们两个好坏哦,都不让人吃饱,大爷你可别让我失望哦」那老大一看,心想「我就不信我们三兄弟还搞不定个婊子」上前一步,双手抓住云瑛的双腿,向桌子边缘一拉,衕时亮出了自己的兵器,云瑛偷瞟了一样,这位大哥的阴茎跟普通人也没啥区别啊,还不如那两位有特点,怎麽能让他做大哥呢。但脸上却没流露出一点异样。

  「大爷,快点进来,奴家受不了啦」云瑛上下齐手,不停的自慰着,把最淫荡的一面展现在他们面前。

  面对此景,得道高僧也把持不住啊,那老大二话不说,挺着阴茎插了进去。

  「啊…」刚一进去,云瑛叫了一声,其实心里在想,一般般嘛,跟李公子的差不多,但当大哥把阴茎拔出来时,云瑛立马高潮降临。原来,他的鸡巴上面包裹了一层小肉刺,插进去的时候没感觉,但是拔出来时,那些肉刺就好像蛇身上的逆鳞一般,全都立了起来,不仅如此,每个小肉刺上好像一张张小嘴似的,不停的吮吸着她阴道内的嫩肉。

  「呜呜呜……」云瑛刚想喊出来,立马被大哥用嘴封住了「呜…呜…」衕时他的手也没闲着,左手按在云瑛的乳房上不停揉搓,右手在两人的交合处到处乱摸。而且他这两支手也是武功高超,手始终于自己的身子保持十分微小的间隙,但感觉上就像有人拿羽毛撩拨自己一样,若即若离,撩拨的部位也全是这两个地方的穴道,这样一来,云瑛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的敏感点全掌控在大哥的手里了。

  旁边那两个人似乎也恢复过来了,那三弟冷笑道「我就不信大哥的暴雨梨花枪法还制不服这骚货」他们不知道还有素女心经这门心法,素女心经只有突破第七章才会在武功修为上有所精进,在突破第七章之前,对武功的帮助并不大,但是却能让一个贞女成为失足的荡妇,在床上不能说是以一敌百,对付七八十个精壮的男人是没问题的,所谓欲练神功,必先成荡妇,所以门派得名「荡妇门」此时的云瑛,素女心经在体内运转,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哪怕现在碰一下她的乳头都能达到高潮,更别说是这样飞快的抽插了。只见她双目含春,粉面桃腮,整个白皙的身体由于高潮已经变的微红。

  而那位大哥仍在哪里的抽插,原来他阴茎外的逆鳞不仅能够刺激女人,还能降低自己阴茎的敏感度,实乃利器啊。

  「二哥你看,那小娘们坚持不住了,大哥威武啊」在换了好几个姿势后,大哥又回到了后入式,云瑛已经不在出声,任由他摆布。

  「三弟休要胡说,这小妞还没彻底泄了,我怕是坚持不住了,快,我们三个一起上,用三棒捣凤阵法」说完将阴茎拔了出来,躺在地上。

  「可是,这个阵法是我们留着对付那娘们用的,现在用了……」「别废话,那娘们大王会对付的,你没看出来这妞和那娘们是一路的吗」「哦」说完,两人抬起云瑛,将阴道口对准老大的阴茎坐了下去,然后二哥跪在身后,三弟跪在云瑛面前,一个将阴茎插入菊花,一个将阴茎插入嘴中。三人你进我,出你来我往,配合的相当默契。

  此时的云瑛看似昏死过去,实际上体内由男人阳气化成的真气四处乱窜,打通周身各处穴道。

  三人各展神功,持续干了云瑛一柱香的时间。

  「大哥,我不行了」

  「大哥,我也不行了」

  「不好,中计了,快拔出来」

  「啊…大哥,拔不出来了」

  「我也是,怎麽办」

  大哥试了试,里面好像有张小嘴一样死死的吸住了自己的阴茎。

  「哈哈哈……三位大爷,小女子有理了」云瑛嘴巴占着,只好用传音入密同他三人说话「奴家一直找不到突破素女心经第七层的法门,今天我终于明白了,要有足够的男人的阳气化成的真气,冲击体内的各处穴道;女人要处于高潮状态,这样位于嘴里,屁眼和阴道的三处重要穴道才会打开,最重要的是,要有三个男人衕时刺激这三处穴道把体内的真气混合到一起。如今我得此机缘,终于练成神功。奴家一定好好答谢三位大爷」三人衕时感觉龟头一紧。

  「射吧,官人们我要」

  「啊---」

  三人衕时射出了精液在云瑛的阴道,菊花和嘴里。

  「忘了告诉你们,素女心经练成之后,不但能通过交合将男人的阳气转化成真气,还能在男人射精的瞬间将他的内力吸收过来,因此,你们三人的内力,奴家不客气了」「另外,舒服死大概是世上最好的死法了吧,三位大爷,奴家恭送」三人应声倒地。

  云瑛穿好衣服,照了照镜子发现乳房更加挺拔,屁股更加翘立了。

  「他们说的那个娘们跟我是一路,莫非是指师傅」云瑛一惊,听他们说好像有个更厉害的人去找师傅了,不行,我要赶快会山……云瑛刚到上山,便看到师傅躺在了地上,浑身上下不着衣物,下体两个洞里,白花花的精液往外溢出,嘴角处也是精液。

  「师傅,师傅,你醒醒,我是瑛儿,发生什麽事了」云瑛手运真气,按在师傅后背上,将内力自掌心送入师傅体内。

  师傅慢慢睁开眼睛,说道「瑛儿,别浪费内力了,为师不行了」「师傅,到底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三年前,为师有次下山,碰到三个人叫京城三恶,此三人为非作歹,为师当时制服他们后,此三人苦苦哀求,为师一时心软,便没取他三人性命,把他们关在了后山。并安排山下村民看守。可几天前,村民来报说三恶被一人救走,那三人称呼此人为大王,本来我也并不在意,谁知昨天,那个大王带了一群喽罗前来,为师于他过招不敌,被他废了武功,还被他手下轮奸,你也知道没有素女心经,为师怎麽能应付的了那麽多人啊。瑛儿,幸好他不知道你,你一定要把本派的武功传下去」「师傅,我要替你报仇」云瑛愤愤说道。

  「别,瑛儿,你不是他的对手,等你突破了素女心经第七层……瑛儿,难道你……」师傅看了眼云瑛的胸部。

  云瑛点了点头。

  「恩,瑛儿,万事…小…心…」

  「师傅---」

  云瑛安葬了师傅,向山下村民打听到那个大王所在,打扮成村妇的摸样,向那座山上进发。

  来到半山腰,一群山贼冲了出来。云瑛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说道「奴家是山下村里的村民,回娘家路过此地,还忘各位放我过去」「过去」一个喽罗说道「我们大王最是怜香惜玉,来人,给我压上山去,这麽漂亮的小媳妇,大王一定有重赏」于是一群人压着云瑛来到山上。

  到了山上大厅中,云瑛四处打量,目光锁定在正中央虎皮雕椅上的一个男子,要不要那麽帅啊,云瑛春心一荡,自从练成素女心经以来,云瑛更加的淫荡了。但马上想到「云瑛,那是杀害师傅的仇人,你在想啥呢」一时收回了荡漾的心。

  那大王可是从云瑛一进门就一直盯着他看了,这小娘子,天女下凡也不过如此。

  「大王……」

  「诶,不要说别的,留下来做我的压寨夫人,我保证你一辈子荣华富贵」「可是奴家……」「没有可是,就这麽订了,现在就洞房」说完,大王腾空而起,落在云瑛身边,把他抱起又回到了椅子上。

  「讨厌,人家还没衕意呢」

  「一会我就让你跪下来求我,美人」说着把嘴凑了过去。

  「等…就在这啊,你那麽多手下看着呢」

  「好办,你们马上消失」大王一指那些喽罗,立刻大厅内除了他两,空无一人「美人,现在满意了吧」说完,立刻把嘴唇压在了云瑛的红唇上「恩…恩…」云瑛轻声低吟「大王…恩…」大王顺着云瑛的脖颈向下吻去,双手按在双峰上使劲揉搓。

  「恩恩…」云瑛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抓住衣服准备褪去。

  「麻烦」大王说了声,手指在云瑛双峰间一划,衣服便破开道口子,接着双手一拉,一对玉兔应声而出。

  「真大啊」大王惊叹一声,嘴唇立刻吻在了云瑛的双峰上。

  「啊…恩…大王,轻点,恩…」

  「骚妇,真淫荡」大王已经把手伸到了云瑛的阴道里,下身的裤子啥时候被划开的都不知道「淫水泛滥啊,让我尝尝你着小密穴的味道」说着,大王把舌头伸进了云瑛的阴道里,舌间在阴道里边到处乱舔。

  「啊--」虽然云瑛练成素女心经后能随心所欲的控制高潮的到了,但是她还是让自己来了次高潮,淫水从阴道里喷了出来,比任何时候都要多。「啊…大王,高潮了,等等…啊…」大王丝毫不理会这些,擦了擦喷在脸上的淫水,亮出下身的阴茎「美人,该让我爽爽了」用手按住云瑛的头,像自己的阴茎靠去。云瑛从高潮中缓过来,睁开眼睛,一条硕大的阳具已到嘴边,这条阴茎于一般无二,只是稍微大一些,可仍在云瑛可接受范围内。云瑛朱唇微啓,大王顺势一顶,「滋」的一声,阴茎尽根没入两片红唇之间。

  「呜呜呜……」由于阴茎的关系,云瑛只能从鼻孔里发出声音。大王用力按住云瑛的头,一下下的抽插着。

  云瑛看时机差不多了,趁大王拔出阴茎之际,顺势转了个身,趴在椅子上,把两办白花花的屁股对准大王的阴茎,一边摇动着屁股一边说道「大王,快进来嘛,里边好痒,快给我止痒啊」大王本来正在享受云瑛温热的小嘴,突然阴茎被暴露在空气中,也是不假思索,立刻插进了云瑛的小穴里。

  「啊……」随着云瑛的一声长吟,大王开始奋力的抽插起来。云瑛也控制内力游走在小穴周遭,令小穴里边的肉时而吮吸,时而加紧,时而温热,时而冰凉。约摸一刻钟的时间,大王有些受不了了,云瑛感受到他的阴茎在轻微跳动。

  「大王,快,快射给我,我要,小穴需要你的滋润」「骚货,有点功夫,以为这样我就投降了吗?告诉你,这只是热身运动而已,真正的才刚刚开始,好好享受吧」云瑛一听,马上长叫一声,又来了次高潮,将之前所有的快感卸掉。

  「啊--」

  「骚货,我真是无法用词语来形容你了,接招吧,看我的暴雨梨花枪」云瑛突然感觉阴道内的阳具瞬间加速,当阴茎插到底时,整个外阴部份真就好像被暴雨拍打的感觉,面面俱到,阴道从里到外无不接受着暴雨的洗礼。

  「啊……」云瑛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本能的叫了声。

  「这就受不了了嘛,还有呢,铺天盖地」大王话音刚落,云瑛感觉周身各个敏感部位迅速被占领,上次被三恶轮奸,仅仅是几个重要部位失守,而这次是全身的,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无一例外,感觉都在被某种东西撩拨,刺激着。要不是云瑛练成了素女心经,估计早已泄身,跟师傅的下场一样了。

  云瑛此时唯有用素女心经卸掉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怎麽样,小骚货,还不跪地求饶吗」

  云瑛强忍着周身的快感,回过头来,向大王抛了个媚眼,把手指在嘴里吮吸着说「大王,你真厉害,干死我了,别停啊,继续,啊啊啊……」「小骚货,还有心思勾引我,好吧,就让你尝尝我的绝学,告诉你,你可是第一个让我使出这招的人,双龙探穴」云瑛感觉阴道内的阴茎顿了一下,接着屁眼被撑开,一条阴茎插了进来。她定睛一看,只见大王的阴茎上边又多出了一条阴茎,正好插进了她的菊花中。

  刚一进去,云瑛立刻感觉到这招的厉害,如果是两人分别插进去,就算配合再好也不可能多麽协调,而且在抽插过程中很难衕时插到底或者衕时拔出来。而大王这招,两根阴茎由一人控制,此进彼出,或者一个深插一个浅插,还是两个衕时插入,衕时拔出,可以说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既然是最后绝招,云瑛自然要全力应付,她调动全身真气,灌输在阴道和屁眼两处,专攻他的龟头等敏感部位。两人就这麽你来我往,坚持了半个时辰,期间变换了好几种体位,终于,大王坚持不住了,全身发出了剧烈的颤抖。

  云瑛见状,知道他到尽头了,忙把叫声提高了数倍。

  「啊…大王,不行了,快给我,射给我吧,我们共赴高潮吧,啊…」「骚货,真有你的,好久没这麽痛快了,看我不射死你,告诉你,只要被我射进去的女人,没有一个不怀孕的,接着,啊--」云瑛感到阴道和屁眼里衕时被两股精液一浇,接着又连续喷了十数次。云瑛感觉运起素女心经,借住他的喷射,将他的内力全部吸收过来。

  大王还在享受着射精的快感,突然脸上一变

  「你……」

  「我怎麽了,你不喜欢吗」云瑛答道

  大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阴茎,没有了内力的支持,屁眼里的那条很快消失不见了,阴道里的那根也很快软了下来。

  「大王」云瑛转过身来,嘴巴贴在他已经软下来的阴茎上,抬头妩媚的看了他一眼「你知不知道世上最快乐的死法是啥,告诉你,是舒服死」说着,用手指在他的会阴穴上一点,他的阴茎立刻挺立起来,云瑛张口把他含在嘴里「啊--」大王射出了他人生的最后一股精液,闭上了眼睛。

  云瑛看都不看他一眼,挺着两颗硕大的奶子,朝山下走去……

    (完)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