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荒淫私奴生活】(1-8)

 
             我的荒淫私奴生活

              (1)招聘信息

  2011年的初春,北京的天气还是如此的干冷,傍晚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租住的小窝,无奈的躺在床上,想着刚辞去了工作了4  个月的鲁弘宾馆已经快1  星期了,那可怜的存款跟北京的高物质消费能维持多久。又要为以后的生计发愁了。干够了营业员跟服务员。可是一没有文凭二没有强硬的爹只身一人飘落在北京还能干什么。虽然有张的不错的脸蛋可是想傍个大款也没有那机会跟门路。
  已经24岁的我以前在老家时有个不错的男友,但是我不想一直窝在家乡那小县城里一辈子,从去年我执意要到外地后就分手了。我总是希望有天能体面的回家,让当初的男友知道我没有选错,可是到现在还是一事无成,只是体验到了生活的艰辛跟,无聊的想了时乱七八糟的事情,哎…… 路到桥头自然直,希望明天能找个满意的工作吧。

  盘坐在床上,拿出我唯一的电器,积攒了几个月的工资买的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很熟练的打开收藏夹里的两个网页———大院跟如梦。自从无意间发现了这两个BOSS,看着里面的小说、电影、照片就深深地吸引了我,以前每次看到电视里带捆绑的我就很兴奋,总幻想这被捆绑的是自己,但是从来不敢对别人说起,感觉自己很变态。自从发现了这2  个论坛才知道原来这就是SM,知道了什么是S 什么是M  ,知道了内容不止是捆绑,知道了喜欢这些的人还是很多的,在这里才使我感觉自己不是那么的另类。逛如梦跟大院是我每天唯一的上网乐趣。
  照例漫不经心的看着论坛更新内容,突然被一个招聘广告吸引住了。「女S招聘——女M  私奴一名,年龄:22-32 岁,喜爱SM,有奴性,能接受同性。
绝对服。样貌好。有较强的心里跟身体承受能力。待遇保底工资15000  ,另有
奖金。面试合格如需就业必须签订2  年合同。2  年后如自愿续约工资+ 奖金提高30%。表现良好的有机会带出旅游。具体咨询发个人简历及素颜照到到邮箱******验证。通过的我们会予以联系……」看的我眼睛发呆,15000  
还有奖金。一个月够我在以前快1  年的了。想想需要的各方面条件我还都符合,对自己的相貌也有信心,但是我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么高地待遇不会是太容易的,具体当M  是做什么的啊?不会是打着私奴的幌子让去卖吧?接受同性不会是同性恋吧?带着诸多疑问考虑半天,看着高薪还是还是发了份邮件试探一下。要是不行也没有什么损失。

  照着提示填写了基本资料。姓名:刘焉冰,年龄:24,身高:169  ,体重:
52……并附了一张普通照片,跟问了一些具体是做什么的事宜发了过去后。又闲逛了一时论坛,看了几篇小说,正要关闭电脑出去吃点晚饭,这时QQ提示有新邮件。只见正是我发的邮箱地址回的。

  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打开邮件「你好,我们对你很满意。可以告诉你需要做什么,主要是以奴身份服侍女主。服务范围如绳艺紧缚、监禁牢笼、项圈狗链、金属刑具、贞操锁具、吞精厕奴、心里羞辱、裸体调教、户外调教等奴役事项。必须服从无具体。但是保证不会太过分,留下不可磨灭的疤痕跟创伤。一次签订2年合同,签订后不得后悔违约。签订后将断绝你以前的身份直到结束。如果考虑同意回信将告诉你联系方式……」等等。

  看着介绍我踌躇了,虽然内心有M  倾向,但是他们说的那些种类繁多的花样我真没有信心能够接受,我所接触的毕竟是网络知识,没有实践过,而且还是女的,那不是成了同性恋?我趴在床上幽幽的想到了半夜,直到感觉肚子饿的咕咕叫了才想通做了决定。去这么好的机会一定得去,不就2  年吗。在外面打工什么时候能赚到钱。在那工作2  年最起码能风光的回家了。再说不是说了又不会留下伤痕跟残疾,应该不会太变态,忍忍不就过去了。又不用出体力也不属于卖淫不用被别人看不起,回家也没有人知道,主要是金钱的诱惑无法抵挡,也感受下真正的SM,虽然是女的。最终还是咬咬牙连夜发了邮件过去,同意了面试。关上电脑胡乱泡了杯面,也睡不着了躺在床上满脑子胡想一直到天微亮了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等醒来时已经快中午了,连忙打开电脑查看邮件。果然早上9  点半就已经回复了我。「亲爱的宝贝,既然你已经考虑好同意了,那欢迎您的加入,见面详聊。地址:三亚鹿回头高尔夫球会,到了打电话*****。联系人:戚夫人。我们将去接你。盼早日到来」这么快称呼都变了啊,亲爱的宝贝,我滴,要是异性这么叫还可以接受,可是同性这么肉麻啊,感觉怪怪的。「心里作用,心理作用,这只是开始,以后还要学会忍受更加难忍的事情」我心里一边劝说着自己,一边穿好衣服出门去买火车票。北京到三亚的火车一天只有一趟下午6  点多的,也没有多想就买了当天的车票,赶忙回去收拾好行李。其实也没有什么行李,就一个本本跟一包衣服,其它的能不要的就不要了。我的北京拜- 拜了。

              (2)初识女主

  当列车到达三亚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上午9  点多了,要命的火车晚点了4 个多小时,铁路你真是坑娘啊。看到票价什么豪华软卧竟然要2300,普通硬卧
也要700  多,考虑到手里的银子还是没有舍得,想想也就35个小时,只买了张
硬座432.哪知道还晚点了这么久。40个小时的火车坐下来真是腰酸背痛腿抽筋。
三亚的气温跟北京温差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从北京出发时穿的跟北极熊似的,一路走一路脱,快到了三亚上衣已经脱的只剩单褂了。下身穿的是加厚裤袜没有办法脱掉,脚上穿的还是雪地鞋,车厢里还打着空调,又闷又热真是难以忍受。
  下了火车生了个懒腰,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拖着疲惫的步伐跟着人流出了火车站。眼前的城市感觉一切都是这么的陌生,但是也没有时间细看,还是办正事要紧。「三亚怎么这么荒凉啊,火车站一点也不气派,怎么搞的跟小县城似的,也不到火车站接我还要自己去那什么球馆,那认识哪对哪啊,还是直接打车吧」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拦了辆的士,并给戚夫人打了个电话说:我已经到了三亚并现在正坐车赶往鹿回头高尔夫球场,并把自己的穿着跟她说了,方便她好认。戚夫人说现在她就会赶往球场等我。汽车飞快的行驶在公路,对三亚的感觉也越来改变越大。市里的高楼大厦一点也不次于北京,环海公路的两旁风景优美,气候也好。原来只是火车站太偏远了。可是也没有太多的心思欣赏风景,反而是越来越紧张,真不知道见到她后会是什么样的情景,也不知道以后的命运如何……
  「你是焉冰?」刚下出租车就见身后一个大概30来岁的性感少妇向我走来。她长得白净瘦高,有173  左右,带着茶色墨镜。穿着一件黑色圆领修身包臀蕾丝长袖连衣打底裙,腿上穿着一双黑色连裤袜,脚蹬黑色高跟鞋,一身黑色的她穿着给我感觉有些冰冷傲气跟性感,一点也不像能说出亲爱宝贝的人。「您好,我是焉冰,请问您是戚夫人?」我诺诺的边说边打量着眼前的美妇。「恩,比照片上还要漂亮,真是一个小尤物,我非常喜欢,跟我来吧宝贝」说完笑着转身走向旁边的一辆红色跑车。上了车我还正在琢磨夸奖跟挑逗的话语,脸不禁有些微红了。感觉她也不像表面那么冰冷。

  「穿这么厚的裤袜跟鞋子你不热吗?我穿这么少脚都有点出汗了。」戚夫人瞥了我一眼问道「啊……不……不热,还好了,刚从北京过来,北京很冷,在车上还脱去了不少衣服。」我只感觉心跳加速,更加的紧张了。「哦,我还以为你很热,脸蛋通红的真可爱。哈哈」戚夫人不时的用眼光瞟着我说,虽然隔着眼睛我看不到她的眼,但是我感觉那眼神火辣辣的。「不要紧张,习惯就好了。呵呵……」听着她的笑声,我仿佛怎个人都被看穿了,反而更加紧张拘束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车已经行驶上了山间公路,一路上她不时的跟我闲聊着,都是问一些家常跟以前玩过SM没有。「我只看过一些捆绑的小说电影。但是没有实际接触过」我如实的回答。「那也没有什么,什么事都有第一次的。既然你上过如梦跟大院就有了些理论。我会慢慢地开发调教你……哈哈……」说着车已叉上了一条小路行驶到了一个依山靠海的海景别墅跟前停下了。只能看到有5  米高的大铁门威严的耸立在眼前。

  只见戚夫人拿出了电子钥匙点了一下,电子大门慢慢地打开了,车慢慢地开进了一个不是很大的院子里的一个车库,车库到是挺大的,里面还停着一辆越野车跟一辆轿车。

  「我们到家了,这就是我的别墅,也是你以后生活的地方,走,跟我来吧」戚夫人拉着目瞪口呆还在看着豪华三层别墅的我,出了车库,走进车库旁边的别墅里。一进别墅是一个偌大的大厅,里面装修奢华,左面一个大落地门出去是一个露天游泳池,泳池旁边跟厅堂的前面是一个一体大花园,我简直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眼都不够用得。

  这时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主人回来了,」,我顺声望去,只见2  个年轻女孩从楼上下来,恭站在两旁。手里还拿着抹布,看样是在打扫卫生。身上只穿着连裤开档丝袜,一个穿的灰色,一个穿的白色。脚穿白色带扣细高跟鞋,鞋跟最少要有10厘米朝上,脚腕上带着脚镣,裤头像是金属的,我在网上看过,应该是贞操带。看的我满脸通红,赶忙转过脸去,「不会以后都是这样的穿着?那不羞死人了啊」我默默的想着。「我去给主人倒水」其中那黑丝少女接口道。「不用了,你们继续忙你们的。我还有事,她是你们新来的同伴」我看着那两个女孩表情也没有什么,答了声「是,主人」就继续打扫卫生去了。戚夫人说完转身看我道「你跟我来吧,我们去把合同签了,你就是我们这大家庭的一员了,以后在介绍你们认识。」说完朝楼上一个房间走去,我只有跟在她后面也上了2  楼。

              (3)快乐椅

  进了2  楼的一个房间,只见像是一个书房,一个很大的书柜摆满了文件跟书籍,旁边摆设着花瓶。对门是一张办公桌。可是桌子后面的老板椅上伸出了一双肉丝腿,只看到好像是大腿跟小腿弯处是固定到老板椅的两边扶手上,看不到那椅子下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了。由于刚进门还没有看清,戚夫人就提起裙子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滑到了办公桌前,从抽屉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面「我再提醒你一下,你现在没有签署合同后悔还来得及,你考虑清楚了没有?一旦签字就不能反悔了。」一边说一边摆弄着翘起的两只丝袜小脚。那脚像是护氧竟然在乱动,从戚夫人屁股下面好像还隐约传出了嗯啊声。这时只听戚夫人好像很满足似的脸泛桃红接着说道:「啊……到这里要有较强的心里跟身体承受能力。调教内容随心所欲,看我高兴。下面2  个你也看到了,啊……其中一个是去年来的,还有一个是合同结束又续约的,若考虑好了就签字吧」

  我看了下合同的具体内容,无非是一些什么都是自愿的,无人强迫,如有违约的处罚以及我们受到严重伤害的赔偿等等。原来还有续约的,看来也没有什么,既然别人能行我也一定可以,而且看到严重伤害的赔偿金额是很高的。为了钱,拼一次。我一边想着一边说道:「恩,我考虑好了,我同意」说完拿起了笔在左下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就等于我这两年就完全卖给了眼前的女人。

  「很好,啊……我非常高兴,很高兴你的加入,那你以后就可以叫我主人了,明白吗?」戚夫人还是满脸春样的看着我,仿佛很陶醉一般,还一边摆弄着臀部。「是的,戚夫人,哦不,是主人……」一时间还真的很难叫出口。「不错,很聪明的宝贝。反应还是很快的吗」「主人,能问您一件事吗?」「说吧,什么事?」「您那椅子下面是什么啊?怎么还有腿?好像是活人?」其实从一进门我就对这个椅子很好奇了,直到现在才有机会开口询问。只见主人半天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还在那轻轻摆动她的臀部,并且嘴里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啊啊……啊嗯……2  嗯……嗯啊……啊」直到仿佛很大的满足后,才吁了口气回答我的话「什么?你说我的椅子吗?哈哈……我可爱的宝贝,难道你看不出她就是一个活人?」主人用戏谑得口吻继续说道「是不是很奇怪这椅子下面怎么有人?宝贝还是你自己过来看就明白了」说完主人把椅子退后站起身来。

  我好奇的走到跟前一看,才满脸通红的恍然大悟。

  原来椅子面上有一个洞,正好是一张人脸大小,一个20多岁的女孩平躺着固定在椅面下,双腿向上蜷起,腿弯处被固定在了椅子两边的扶手上。胸部在椅子下看不到,但是由于腿是蜷缩在臀部的原因,所以超出了椅子前面的私处向上暴露在了外面。由于穿着裤袜,隐约的看到一根透明管子一头插在尿道里,一头插在塞进肛门的肛塞上,女孩的脸正对着洞口,贴得很紧,基本跟椅面一平了,口中带着一个O  型的口塞,使她的嘴合不拢始终张着。鼻子上跟嘴里的还沾着乳白色的液体。舌头在嘴里一动一动的还扯着黏丝。难道是主人刚才好像很满足流的淫液?她睁大了双眼在看着我。女孩的脸上表情很痛苦,嘴里还发出含糊不清的啊……啊声。

  「啊,主……主人,这……这是?」我惊的目瞪口呆。「这个啊,我叫它快乐椅,我最爱的家具,每次办公跟看电视的时候我都会坐在上面。只要我挠挠她的脚心,她就必须用舌头使劲的开始添了」主人解释道。「这,座这上面?为什么?那她不是很难受?」我真的无语了。「因为坐上舒服啊,傻丫头,来,把衣服脱了,今天给你个机会试试。」在陌生人面前脱衣服多难为情?我赶忙道:「不要啊,我不要试」「我说的话没有听见吗?难道忘了绝对服从,在这里以后你要学会忘记以前的身份,我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没有为什么,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说完从桌子的抽屉拿出了一个短鞭子,重重的打在了被固定在椅子下面女孩翘起的臀部。顿时透过女孩的裤袜能够看到被打部位一道红印。女孩痛苦的「唔……唔…… 」叫了2  声,还真打啊,我吓的腿都有点发抖了。「还不快点?你要不要也试试打在身上的滋味?」主人恶狠狠的说道。

  我不敢再犹豫,赶忙脱去身上的衣服,实在是羞的双手都不知道往哪护了。「就是,早听话不就没有事了,在这里就是要听话才能少受点苦,还有作为我的奴要放弃那些所谓的羞耻。知道了吗?下次我不会再这么客气」主人边说,边用鞭子把我的手从私处拿开,按着我的肩头把我按坐在人倚上,并调整好我的坐姿。屁股正好坐在她的面部,肛门压在她的鼻子上,她张开的嘴正对我蜜穴。每次呼吸吹在我的下体私处,痒痒的,搞的心里跟猫爪般难受。能感觉到了她明显想挣扎可是动不了。起在北京准备来到现在,2  天多了还没有来及洗漱。下体的味道一定很重,不知是她刻意憋气还是压的太紧呼吸困难,感到她憋不住气后在猛喘气。呼气声越来越重,鼻子在我肛下一动一动的。嘴里只能无助的发出「唔唔……」声。

  我羞愧的满脸通红,浑身绷得很紧,只见主人挠了挠她的脚心说到:「怎么样,舒服吗?其他人可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待遇啊,呵呵……」不时我感觉她的舌头在我的小穴开始了不停的搅动。我像触电一样,浑身一麻,我不安的想挣扎起来说道:「不要啊,主人,让我起来吧,好难受,很脏的……」「啪」我的大腿上一阵疼痛传来,上面多了条红印。「你这么不知好歹,让你享受是你的福分。还敢说三道四。刚才不是说了我的话要绝对服从,没有让你起来你胆敢起来?不给你点教训看来你是记不住」

  「啪」又是一声脆响,我的腿上又多了一道红印。大腿上火辣辣的疼痛使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哭着恳求到:「啊……好痛啊,不要啊,不敢了,别打了,我不动了」「真是个贱奴非要打了才肯听话,不过放心,我一定会把你调教的很好。哈哈」主人又换了一副面孔,淫笑着走到我背后,双手开始揉捏着我的双乳,轻轻的咬了咬我的耳坠说道:「原来也是个骚宝贝啊,这么快乳头就硬了,不过我喜欢,嘿……嘿」「不,不是的,啊。停下啊……啊。」主人说的话真的叫我羞愧难当。不过面对他们的挑逗的确是太舒服了,我情不自禁的有些呻吟了。从小到大从没有被人亲过下面,有时候就只有兴奋时自己摸过,现在感觉到了用手跟用舌头简直不能比。以前跟男朋友做爱的时候,他也只是亲亲我的乳头。
  「哈……看,还不是的?都开始淫叫了,怎么样,舒服吗?回答我,哈哈……」主人在我耳边轻笑着命令道。双手还在我的乳房抚摸着继续挑逗。「啊……不行了,受不了啊,快停下……啊……」我虽然呻吟着要停下,但是前所未有的快感传遍了全身。满脑一片空白,忘记了羞耻,我的手一手使劲的握着主人的手按摩着乳房,一只手开始自己揉起尿道口。屁股也开始不断的扭动着并使劲往下坐,仿佛想让她的舌头能够更加的插深进我的小穴。「回答我,舒服吗?」主人又一次命令道。「啊。舒服……快点……啊……」这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感觉到了淫水已经喷射了出来……

              (4)贞操带

  高潮过后我瘫软了下来,还满面春光的喘着粗气,回想起刚才真的是无地自容。「我刚才是怎么了?我怎么会这么不知羞耻?」我心里一遍遍的问着自己。也不敢抬头看女主人了。「呵呵……小淫货怎么还没有发完春?看不出还挺骚的啊?还要快点。呵呵」主人诡异的笑着调侃我,使我更加无地自容。脸更加红了。「发完春了还不起来,再不起来你要把我的椅子坐死了。」啊,这时我才想起我下面还坐着人,只见那两条向上的小腿在我面前无力的摆动着,脚面也绷的笔直。我赶忙站起来,由于刚才过于兴奋,坐的太紧,只见下面的那张脸已经被憋的通红,我一起来她就大口的喘着气,并咳嗽着。嘴里跟唇上都是我刚才喷出的白色液体,吐也吐不出,舌头一搅动扯的满嘴黏丝,一咳嗽还在桑眼冒着黏泡,离了一段距离都能闻到骚哄哄的,我自己都一阵恶心。

  看着自己的杰作,我羞赧的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不好意识。」「小淫子还真骚啊,味道这么重还流了这么多水,哼……可怜了我的椅子搞的这么脏。」说着主人走跟前,从桌子上拿起了水杯,喝了口水吐到了她的嘴里,反复几次才算冲的干净点,可是她因为是躺着所以又被水呛的一阵咳嗽。冲好后主人又继续说道:「好了,跟我来你也去洗个澡吧,几天没有洗了吧?脏死了。」说完转身向门口走去。我低着头答应了声赶忙跟上。

  我任由淋浴的花洒的水冲洗着我。轻轻的抚摸着我腿上的两道红印。还是有点痛。难道我这么下贱?哎…… 同性面前也能高潮。简直丢死人了。我真的是像女主刚才的调侃的那样?这是我以前从没有想到过的。看着被禁锢在椅子下面的女孩真的是受罪,要是每天这样不是连动得自由都没有?我以后难不成也要这样?想到刚才女孩嘴里的淫液要是在我嘴里,心里不禁又是一阵恶心。

  我正茫无忌惮的想着,只听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女主已经推门进入了浴室,刚才楼下碰到的灰丝女孩抱着一摞东西也跟着进来了。「你以前的行李我帮你暂时保管了,在这里用不上。给你准备了以后要穿的,洗好后穿上,要是穿不上,她们两个会帮你的。」转身又对女孩交代:「她是第一次,帮着点」说完转身走了。浴室只剩我们2  人,她一言不发的看着我洗澡。搞的怪不好意识,又不好说什么,只能匆忙洗洗出来了。

  「给你先把丝袜穿上,」那灰丝女孩递给我一双没有拆封的连裤袜。我一看是黑色浪莎30D 天鹅绒开档连裤袜,这里的温度穿30D  的厚度还好。我打开并
慢慢地穿上丝袜,她又拿出一个金属的贞操带,上面小穴跟后庭都带一个黑色的假阳具,尿道部位是一根白色透明管,另一头连接在肛塞底部。现在知道为什么要穿开档的丝袜了,原来是为了方便穿贞操带。「这个也要穿?怎么后面还带这个?」看着那贞操带我有些惊恐。只听那女孩说:「是的,在这里基本每天都要穿这个,开始有些不习惯,以后就会慢慢好了。」「上面那管子是干什么的?」哎,既然来了,只有认命了,知道多说没用,肯定还是要穿的。「这个管子是帮你尿尿的。以后你的尿憋到一定程度,达道一定的压力后会自动导尿,看这里」女孩边解释边把跟肛塞连接的部分拿给我看「尿液会自动灌入肛门里,里面是单项的阀口,所以不会回流」「那不是等于灌肠?」我暗暗叫苦,看来刚才禁锢在椅子上的女孩下体塞得跟这差不多,我隐约也看到了管子,这样就不用老松开去小便了,原来是这个作用。

  女孩没有理我,而是拿出一瓶透明像油一样的液体,滴了些在肛塞上后说道:「好了,帮你润滑了,穿上吧」我接过贞操带看了半天,还是不知道如何下手。「还是我帮你穿吧」女孩有点等的不耐烦了,拿过贞操带,把上面大圈扣在我的腰上勒紧,下面部分后面是跟腰部连一起的,所以先从后面把肛塞向肛门里塞「腿拉大,放松点,你夹得紧塞了会很痛」她推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不行啊,好痛,快停下」我由于过于紧张,后门夹得很紧,肛塞只塞进了一半就痛的不行了。连忙挣脱躲开。「你这样可不行,时间拖长了我也会受罚,这样你趴在台子上,痛一下忍忍就过去了,塞进去就好了。」说完示意我趴在洗漱台上,屁股撅起,她又在肛塞上滴了点油,向肛门慢慢塞进。我痛的握紧了拳头只能啊啊大叫。「再忍忍,就快好了」她一边安慰我一边看快到根部了使劲往里一送,整个肛塞就进入了我的身体里。顿时肛门像裂开了似的,眼泪跟汗水一起流了下来。她叫我翻过身来站好,把阴栓也插了进去。这个到没有什么感觉。最后再把透明管也往尿道里塞的时候,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等全部塞好后把贞操带下部的前面贴紧小肚插入上部的槽中。只听咔嚓一声,贞操带完全锁闭了。

  「终于好了,把鞋穿上赶快下楼吧,主人说了你刚来就不用带脚镣了,该吃饭了。别叫主人等久了」她说完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递给我后先走了出去。我看了跟她们2  个是一样的高跟鞋,上面带一个畔,无奈的拿起高跟鞋把脚伸进去,鞋子有点小,硬挤才穿上。现在才看清原来鞋畔上也是有个槽子,正好能勒住脚背卡在鞋口外侧的装饰花下面,形成一个暗锁。跟贞操带一样,锁上后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不过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有暗锁。扣上鞋畔后走2  步感觉有点挤脚,现在也打不开了。下面的3  个洞里被塞上了东西,涨得鼓鼓的,很是难受。我捂着还在疼痛的屁股跟在后面也出了浴室。

  那女孩见我下来了,便将我带到了餐厅,餐厅布置的很优雅,一进门便有一个6  人餐桌,左面是厨房,右面是一个酒柜,里面放满了各种我不知名的酒水。跟前还有一个吧台,正对门是一个大落地窗,能够看到后面她停靠在私人沙滩的一艘游艇跟辽阔的大海。我由衷的感叹道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更加激起了我挣钱的欲望。只见女主已经坐在了餐桌前正向我招手「过来吧,坐我旁边宝贝。」我诺诺的来到她身边没有敢坐下,因为下体的肛门还是很痛。「怎么没有听懂我说的话?为什么不坐?」「我……我下面有点痛」我如实回答。「这是你抗命的理由?」我看女主脸色有些不快了,赶忙坐下,顿时感觉到两塞又插深了一些,仿佛快要顶到了头。痛的我眉头直皱,此时那两个女孩已经把饭菜端了上来,默默的坐在了旁边。

  「不要客气,一路劳顿饿了吧?多吃点。」女主招呼着。「恩,还好,谢谢主人」说完拿起了碗筷也不客气吃了起来,说实话,我的确是又渴又饿,坐车的2  天只吃到车上硬的跟子弹似的盒饭,或者就是方便面。面对满桌美味使我的食欲大开。女主见我吃了,也很满意的端起饭慢慢地吃了起来,旁边2  女孩见女主吃了才动筷子。吃着我才感觉到少了一个人没有来啊,「主人,绑在椅子上得女孩呢?她不吃吗?」女主一愣,估计没有反应过来什么绑在椅子上的女孩,不过片刻就明白过来了「看着你流了这么多淫水,搞点她满嘴都是,她还有胃口吃饭吗?我们这里的规矩是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明白吗?你们2  个下午教教她这里的规矩。」主人戏谑的说着并嘱咐了他们2  个。我顿时感觉脸一下红到了脖颈,不敢在多说什么。

  这顿饭吃的是很饱,太口渴了还喝了不少饮料。「下午你们3  人互相认识一下,让她们告诉你些这里的生活规律。我先上楼睡时。」说完就向楼上走去。我们回答了声「是」后,就见她俩开始收拾碗筷了,我也一边帮忙收拾一边找着话说:「你们好,我叫刘焉冰,你们可以叫我冰儿,以后请多多照顾。」灰丝女孩还是那副表情,白丝女孩到是笑了一下告诉我说:「你叫我澄澄吧,她叫心怡。多多照顾我们可不敢,在这里我们都是一样,只有主人最大,我们不存在谁照顾谁,也不敢照顾谁,以后你就知道了。」「那楼上被绑着的女孩是谁?为什么被绑成那样,不难受死了」想到楼上女孩我的脸顿时又是一红。「她叫静静,你不知道,女主喜欢那椅子,我们每天要轮流上,一呆就是一天,经常被压的喘不过气来,还有那味道,你说可难受?不过那还不算什么,你刚来还没有习惯,以后有你受的。」静静一边干活一边告诉我。我有些恐慌了,想迫切知道这里的事情,所以急切的问道:「这还不算什么?能不能多告诉我些这里的事情?还有在这里需要注意些什么事情?」「既然主人交代了,那我们就跟你说说这里的规矩跟需要注意的事情……」还是澄澄比较开朗,基本都是她在说话,心怡始终那麻木的表情,只是偶尔的补充2  句话。最终从她们口中知道了大概。

               (5)站刑

  静静今年23岁,跟我一样新来的,只是比我早2  天。澄澄26岁,心怡最大
27,她是到期后又自愿签了2  年。她们俩人已经到期了,答应女主只要找到人她们就要走了。女主人今年32岁。她会每天早上9  点会准时起床,2  人必须
提前起来搞好洗漱用品跟饮食。然后把需要充当椅子的人在书房的快乐椅上固定好。然后主人吃过饭后会去书房办公,另一个人就负责搞卫生,由于别墅比较大,所以需要分片搞,每天搞一片。一定得要搞干净,不然会受罚。直道午饭后主人会午休1 小时,然后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再去喝个下午茶什么的。她好像是掌管2  家上市公司,具体什么她们也不知道。一般都是交给公司经理负责,只有下午才去公司看看,处理些事情,把所需批改的文件拿回家,第二天早上批改签字。这时可以把充当椅子的人放下,下午俩人就把没有搞完的卫生继续搞定并干些杂活,晚上5  、6  点她才会回来,然后去健身,在她回来前要继续把充当椅子的人在健身房重新固定好,供主人休息。等主人锻炼完,休息时就会去吃晚饭。然后主人会去看时电视,放松一下。10点左右主人洗澡时会打开俩人的贞操带,并且去把身体清理干净,然后晚上陪主人娱乐。一天的生活基本都是这样,有时凭主人心情也会改动。有时主人需要出差或者出去旅游一般会带表现好的人出去,周末也会去逛街那时是最放松的。其实也很清闲,每天就跟保姆似的,还能拿高薪。只要不犯错或者主人心情不好,一般都能受的了。还有这里做什么事情千万不要叫主人重复第2  遍,而且没有主人的允许不准说话,要有眼色。主人应该是喜欢帮我们当死物。不然也会很惨。你今天刚来,所以主人对你很容忍了。

  正说着听到楼上传来了脚步声,知道是主人起来了,「冰儿帮我送杯水到书房」「是,就来」我赶忙去厨房拿水。这时心怡也进来了,「这个不行,主人每天需要喝参茶。你送白开水进去肯定要受罚。」说着从柜子里拿出了参茶片放在杯子里。「谢谢了」虽然看着心怡不怎么说话,人也冷冰冰的,但是感觉到了她对新来的关心。使我的心头一热。心怡没有说什么就出去继续做事了。我端起泡好的参茶送到了书房,进去后看到主人还坐在快乐椅上正在看书,估计是我今天来的原因,女主没有去公司。由于离桌子近,澄澄的双脚正好岔开搭在桌子上,脚趾还不时的轻微动下。主人接过我手中的参茶吹了吹热气呡了一口问道:「这里的事宜她们都跟你说了?都清楚了吗?」「是的,大概都清楚了」「恩,那就好,你以后就跟静静一起了,她们明天就走。」「是的主人」我说着扭了扭脚,我以前很少穿高跟鞋,尤其是这么高地估计有10厘米还是细跟,而且还小了点,忙了一时脚就已经很痛了。主人看出了我的难受样,「怎么脚不舒服吗?」我不知道该她什么意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你今天就从穿高跟鞋开始锻炼吧。」主人说着站了起来,把旁边一个器具拉了出来。

  这是一个下面有一平方的钢板座,中间竖着一根大拇指粗细的不锈钢管,差不多有一人高,钢管正面上部是一个大点能开口的钢圈,往下一段距离,反面是2  个焊在一起的稍小钢圈,往下是2  个更小可以开口的。再往下正面又是两个焊在一起更加大的,最后靠近底部是2  个小的开口的钢圈,我正纳闷这个是什么时,主人已经把那东西移到了桌子旁边,叫我过来双腿站进下面焊死稍大的钢圈里,我只能照做,由于有点高,还是主人帮忙才站进去,钢圈正好使我的腿并拢卡在我的大腿根部,脚腕放进了最下面开口的小钢圈里。主人蹲下把小钢圈的开口给合上了,并且把合上部位的螺丝也拧紧。我渐渐明白了这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应该是个固定刑具,果然主人搞好下面后,把正面最上部的的圈也给卡住我脖子合上了,将我的两个胳膊背在后面插在上部反面的焊死的两个圈里,两手腕正好是套在下面的开口小钢圈里,也合上圈口并拧紧了上面的螺丝。这样我只能昂首挺胸的站着,我试着动了下,结果除了两个手能动,其它部位一点也动不了。「好了,你应该也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了。老实的站着锻炼一下吧,不许出声打扰我看书。」说完,又坐在了她的快乐椅上继续看书去了。

  我无助的站在那里,由于不能动,全身的重量全部压在了穿高跟鞋的双脚上,越往后感觉时间过的越慢,还火上浇油的是,由于中午饮料喝多了小便已经憋的难受死了,不是说憋到一定程度就会自己导流出去的吗?是还没有憋到位压力不够还是坏了啊?要是坏了不完了,我也不敢问。汗水已经流了出来,双脚脚趾跟脚腕也越来越痛。腰部也越来越酸。但是也不敢请求主人放我下来。我痛苦的想扭动身体减缓痛苦也办不到,只能看着主人坐下的澄澄,看着她时不时扭动的双脚,想着她被固定在那一天了,肯定是又饥又渴,她是不是此时也很痛苦,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想尽量想着别的事情来分散注意力减轻痛苦。只盼着女主赶快放我下来。

  看着墙上的时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几经站了2  个多小时了,双腿有点情不自禁的在打着抖,就在我感觉小便快要把小肚憋炸时,突然全身一抖,感觉到小便缓缓流了出来,当时肛门也没有什么感觉,估计是小便的刺激太大了吧。不知道是从来没有站着尿过尿还是小便憋久了猛一下释放,从没有感到小便原来也是那么的舒服。忍不住一个浑身一个颤抖,下面的蜜穴感觉又有东西流了出来,我嘴里不由发出了阵轻微的呻吟声。主人像是发现了,请瞟了我一眼,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就继续看书了。这泡尿足足流了有3  分钟才停,顿时感觉小肚舒服多了,可随之而来的是后门被涨得难受。双脚跟腰部的疼痛又感觉加重了。现在不再是刚出尿的舒爽而是更加痛苦的折磨。汗水缓缓从我的额头滑落,搞的脸部身上被汗水滑落的地方氧的钻心。双眼也被汗水搞的难受的睁不开了。可是女主还是没有一点放我下来的意识。

  又过了半小时,我实在是受不了了,眼泪也流了出来,脸上已经分不出是汗水还是泪水了,我哭着恳求主人:「求求你了主人,唔唔…… 我受不了了,放我下来吧。好痛苦,唔唔…… 」主人慢慢地抬起头看着我说:「这点就受不了了?我刚才不是说了不许出声吗?没有听见?」「不是的主人,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了放我下来吧」我继续的恳求道。女主没有说话而是拉开桌子抽屉,拿出一个带洞眼的塞口球走到我的面前。一手捏着我的两腮一手把球塞进了我的嘴里。口塞两边的皮带在我脑后扣死后伸了个懒腰说道:「也不早了,我去锻炼了,免得听你在这里叫得烦。」我只能痛苦的哭着嘴里发出微弱的「呜呜……」声,心里大喊主人求你放了我,好痛苦,好难过……过了一时突然传来开门声,我见到是澄澄进来了,以为是主人改变主意放我下来了,哪知静静只是看了看我就径直走到椅子前,把静静松绑放了下来,这时我才想起来下午她们说过,主人锻炼累了休息时还是需要坐的,她是上来把静静带去健身房的。静静松绑下来后由于被绑的太久的缘故吧,已经不能走了,她口塞并没有去掉,用手抹了抹鼻子白色的污垢,轻轻的活动了下麻木的四肢,全靠静静架着她向门口走去,这应正了我的想法。她们走过我身旁时,静静幽幽的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是同情还是气愤上午的事情。她们一句话没有说,看来的确是管得怪严,不在都不敢偷偷说句话。走出门口后,澄澄把灯也关上了并且随手关上了门。我一下陷入了黑暗,使我内心更加的恐惧了……

             (6)女主的愤怒

  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估计是我的身心都已经麻木了,身体已经感觉不到了疼痛,没有了任何知觉,仿佛身体不再是我自己的了。唯一能感觉的是小腹的胀痛,这期间又被自己的小便灌了2  次肠,肚子感觉已经快被涨爆了,无尽的便意折磨着我,可是被塞住的肛门一点也排泄不出来。就在我快要崩溃时,门被打开,只见澄澄跟心怡走了进来,解除我身上的禁锢,将我放了下来。我浑身一软已经站立不稳。心怡一把将我扶住,2  人架着将我带离了房间,来到我中午洗浴的地方。静静已经在里面了,脸色满脸憔悴的躺在浴池中正在泡澡,一直默默的看着我们。她们俩拿出钥匙先将我贞操带上的锁打开,将我扶到便池上,再小心的将身体里的塞子一一拔了出来,我的肛塞拔出的那一刻,肛门再也不受控制,「扑哧……」一声,里面浑浊的排泄物直接喷了出来,空气中顿时充满了骚臭味,她们同时皱着眉头捂住鼻子。我也顾不得再多,无力的坐在马桶上,一直的拉着,先拉出来的都是被灌进的尿液,然后就是稀得稠的一起出来。心怡已经把排气扇打开了,等我拉完屋中的味道减轻了不少。这时澄澄见我已经基本排泄干净了,用一个很大的针筒,从地上一个玻璃容器中抽了满满一针筒水一样的液体

  「你要干什么?这是什么?」我有气无力的问道,其实我已经猜出了她们要做什么。

  「这是无菌蒸馏水,要将你的肠胃清洗干净,也是为了你好。这是每天晚上洗漱时必须要做的,不要乱动了,不然吃苦的还是你自己。」澄澄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我的跟前,「来把屁股撅起来,这个不痛的。」澄澄安慰道。

  我没有说话,只有照着澄澄说的去做,知道必须要接受所有的安排,不然就像澄澄说的,吃苦的还是自己。毕竟摆这个姿势还是很害羞,身体也很紧张。不过还好,针筒前面很细,很容易就插了进去。

  肚子感觉到了一股凉意缓缓流入。如此一直灌了4  针筒才停下,我的肚子已经又涨了起来。便意顿时又上来了。赶忙坐在马桶上,下面又传来一阵「哧哧……」声,等排泄完了,又如此灌了2  次。

  直到出来的全是清水了才听心怡说道「好了,可以了,你也进浴缸泡泡澡吧,泡澡能让血液循环,放松身体」说着将我的高跟鞋上的锁也打开了。

  我将脚一拿出来,感觉脚趾仿佛快要断了般疼痛难忍。我忍痛将裤袜脱去,揉了揉双脚,脚趾是动也不敢动,向她们恳求道:「谢谢你们,麻烦能再扶我一下吗?我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我被灌了几次肠后,身体更加的虚弱无力,
  她们将我扶起送到浴池里,澄澄说:「脚很痛吧?你没有穿习惯,我们刚来的时候比你还惨。有次我犯错被穿小一码的高跟罚站了一整天,晚上洗完后又被继续穿上,那是一步不想动,动动就专心的痛,不过第二天活还是需要干的,白天又穿着干了一天的活,走动都是慢慢挪的,真想把双脚都剁了,直到晚上才脱掉。那感觉,脚已经不是我的了……」

  我躺在浴缸里正听着澄澄的恐怖经历,就听心怡打断了澄澄滔滔不绝的话语「好了,你不要再吓唬她们了,让她们好好洗洗吧,不要耽误她们了,你这么多嘴还想临走再被罚一晚?我们也得回去准备一下了。」

  澄澄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一听到搞不好还要被罚好像很害怕,顿时阉了「我说的实话吗,怎么是吓唬她们了。」还在小声嘀咕的澄澄一见心怡瞪了她一眼再不敢说了。

  「你们要走了吗?什么时候?」我一听她们要走了就剩我跟静静了,顿时感觉很失落,仿佛失去了依靠。

  「是的,我们合同到期了明天一早就要走了,你们俩也洗快点,别让女主等久了。」说完拉着澄澄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时心怡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我跟静静考虑了一下才说道:「我们走了,奉劝你们,你们俩人也一定不要勾心斗角,要好好的,当然我不是说团结抵抗什么的。切忌人要放活到点,有眼色。主人说话千万别有疑义,立即服从,不想受罪就想尽办法讨好她。不然以后的日子真的会生不如死,别看有时主人笑眯眯的,其实……」说到这里她欲言又止了,仿佛顾忌向外看了看接着道「算了,多说也没有用,你们好自为之吧。」说完不等我们再问什么就带着澄澄出去了。「谢谢」一直没有说话的静静对着门口说着。

  我望着跟我对面的静静,现在才真切的看清楚她,长得很甜,白白净净,属于那种娇小玲珑型,让人一看就很喜欢,很想疼爱的感觉,她脸色很疲惫,眼圈红红的,好像刚哭过似的。

  「早上的事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打破了沉寂,怕她还记恨我。
  静静看了看我,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水珠说:「没有事,也不怪你,不要再提这些事了。谁叫我们选着了这里。」

  「谢谢你不怪我,你一定以为我是个很骚的变态吧?对着女人也能那样。」其实我想说也能高潮,不过没有好意识说出口。

  「没有了,我真没有这么想。只是想也许你也是有苦衷的,都是迫不得已的。」感觉到静静说话很温柔,一点也不像是喜欢这些的。

  「怎么你是迫不得已来的这里?有什么苦衷能说来听听吗?」

  「没有什么,说了也没有用,只能说我是为钱来的,我很需要钱。」

  我看静静不想说她的事情,也就不好再继续问了,只好转换话题:「你也是新来的?」

  「是的,我前天来的」

  「哦,她们明天就要走了,可是我还是不太清楚这里的事情。你呢?来两天了知道清楚了吗?有什么感觉?」

  她沉默了时说:「没有什么感觉,就那样,时间长了应该会习惯的。」后面那句话像是说给我听的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刚才她们说什么叫我们快点洗,别让主人等急了。等我们做什么?洗漱完了还不能睡觉吗?」

  静静听了我的话一震,脸上顿时青一阵白一阵,「没,没有什么,快洗吧?」说完就起身冲淋浴去了。

  「她比我先来2  天肯定知道的,为什么不愿意说?看她那表情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我默默的想着。

  泡了一时,感觉浑身舒服多了,身体也恢复了些知觉,就是脚趾头还是很痛。起身也来到了淋浴的地方,用花洒冲洗着身上的沐浴露,其实我是最不喜欢用这东西的,不管怎么冲洗都感觉身上滑滑的。好像怎么也洗不干净。

  洗好后,也没有穿衣服,静静带我来到了主人的卧室,只见女主躺在床上,身上只穿着双肉色蕾丝花边的吊带丝袜。其实女主张的很漂亮,一双修长的大腿,性感的乳房,估计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挡住诱惑,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旁边还摆着一套黑色的跟一套粉红色的情却内衣。床上还放着几样性玩具跟皮拍镣铐什么的。看到这些我视乎明白了些什么。

  「哦,小宝贝快过来,终于洗好了,主人等的急死了。」女主见我们进来微笑着唤我们进去。

  静静迟疑了一下,默默的走到床边,娇小的静静像一只小猫一样躺在了主人的怀里,主人轻轻的抚摸着静静娇小的乳房,亲着她的嘴唇……

  我还傻傻的站在门口,顿时明白了,怪不得刚才问静静主人等我们做什么。静静没有回答。满脸通红的静静闭着双眼,也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配合着女主,看得出很不情愿但是很无奈。主人仿佛很享受,这时目光向我看来说:「你还傻站那干什么?还不快过来?」

  还好我早也想到了估计会有这么一天,有了点心理准备,不过临到跟前还是感觉有点难以接受。我走到床前,主人起身叫我们每人挑选一套情趣内衣。我随手拿了那套黑色透明蕾丝网纱肚兜形式的内衣,下面是一双黑丝的蕾丝宽边长筒袜,穿在身上后,透过半透明的黑纱隐约可以看到我坚挺的双乳跟下面茂密的森林。静静只有拿那套粉红色的,那是一套蕾丝透视三点露乳开裆四件套,薄纱露乳的文胸跟开裆的小内裤连同蕾丝袜带吊着蕾丝花边的网袜。静静穿上后乳头还能透过乳罩上中间的缝隙露出来,前面的毛毛透过薄纱开裆内裤半隐半现的漏了出来。再加上性感的蕾丝吊带袜配着她玲珑的身材,真是妩媚异常。

  「非常好,2  个小美人真是妖艳啊,真是牵动了我的魂。」女主非常满意的赞赏着我们,又拿出橡胶镣铐将我们双手都反靠在身后,将我们拉到了床上。由于我是在前面,静静在后面靠近她的大腿,所以她双腿盘住了静静的头,将她的头埋在了她的私处。并且一手揉捏着我透过薄纱的双乳,一手将我的头向她的乳房靠近……我脑中一片空白,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感觉到娇嫩的双乳被她兴奋过度捏的传来阵阵疼痛。她嘴里还发出「嗯啊……」的呻吟声,但是没有多久主人就一把推开了我,并且一脚把静静踹到了床下,怒气冲冲的叫了起来:「你们2  个是死鱼吗?怎么动都不动?」

  我被她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傻傻的站在床前。静静估计一脚被踹的不轻,手又被绑在身后,躺在地上好半天没有爬起来。

  「简直比猪还笨。搞的老娘一点心情也没有了。都跟我走」主人也起来了,披上一件丝质睡衣叫我们跟她走,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是知道一定没有好事。我跟静静对视了一眼,她的眼眸里还挂着泪痕。赤着脚,心里坎坎坷坷的跟在她后面来到一楼,只见一楼楼梯处有一个暗门,要不是她打开我们还以为是一个壁格。里面黑漆漆的,女主打开门旁的找开关,里面顿时灯就亮了,看见了是一个向下的楼梯。跟着她下到最底部,是1  个有百十平方的房间。里面摆着各种刑具,木马,十字架。墙上挂着各种鞭子跟镣铐。许多铁链绳索吊在天花板上的滑轮上……这简直就是一间刑讯室。看的我腿都有些软了。我看了看旁边的静静。只见她咬着嘴唇,也透出恐惧的目光。

            (7)初次受罚(上)

  女主从天花板上放下了一个站着的人形铁架,铁架从脖子开始一直往下胳膊肘、手腕、大腿、膝盖、脚腕处都有一个锁具。然后解开静静的手铐说「今天搞的我兴趣全无,你们必须接受惩罚,静静你来几天了也没有长进,首先你该罚,过来。」静静哪敢违抗,无奈的站上去,女主将各关节的锁具全部锁上后,静静站在里面就一动不能动了。她又将铁架升到一定高度后从墙上拿了一个有5  厘米宽,60厘米长的皮拍走到静静面前,手里上下晃动着手拍恶狠狠的说:「这么不长进,不好好的调教调教看来是不行。我打你数,100  下就放你下来明白了吗?」

  静静惊恐的看着女主手中的鞭子,「明……明白了。」

  100  下,马上就要轮到自己,倒是我吓的都快哭出来了,看静静还挺坚强,
这时竟然没有吊眼泪。

  啪,一声清脆的鞭响打断了我的思绪。鞭子重重的落在了站着吊起的静静的脚背上,静静啊的一声,咬着牙嘴里数了声「1  」

  啪、「2  」。啪、「3  」

  ……啪、「4」

  ……只见女主打几下脚面,打几下乳房,尤其是打屁股的时候,肉多,拍子跟肉的接触面多,声音更加的清脆响亮。宽皮拍每次落在静静身上发出的啪啪啪声,跟静静痛苦的说着的数字,更加使我惊恐万分,腿感觉有点发软。

  啪、「啊……唔唔……64」这时的静静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带着哭腔继续数着。她的屁股跟双乳已经被打得通红,脚面由于还穿着丝袜看不到,但是肯定也是。

  又是一下落在了静静的右脚背上,「啊……78,啊、呜呜……」静静身子动不了,痛的脚拱起,脚趾使劲的蜷起,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满脸被鼻涕眼泪跟汗水搞的一塌糊涂。

  「呵呵,用这个拍子够好了,打不烂身体,只能打红,要不是看你们新来的,又怕打烂了影响我的审美,就让你们也尝尝藤条的滋味了。」女主一边笑着又是一下打在了屁股上……她的笑声现在让人听了极度的恐惧。每打一下,就离我要受刑进了一步。啪、「啊……啊、100  」静静憋了半天气,终于喊出了最后的数字。

  「我的小美人都哭成小花猫了,不过比当初澄澄那丫头要强多了,没有她叫得响,嘿嘿、不错,忍耐力不错,我喜欢。下来休息一下吧。」

  说着女主将人形铁架放了下来,并打开了各处的锁具。

  静静抽涕着走下铁架,一手揉着发红的乳房,一手抹着脸上的泪水,站到一边。

  「轮到你了宝贝,看你这身体应该比静静更加坚强。呵呵……」她那笑声让我感到毛骨悚然。我无奈的走到铁架上,看着她将锁具一个一个的固定在关节处,心里也是一点一点的往下沉,我从小是最怕痛的,从小由于父母的疼爱,几乎没有被打过,没有想到长大后还会挨鞭子,我真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住。

  女主固定好锁具后,将铁架吊离了地面,走到我身边用手抚摸着我的乳房调侃着「我的骚宝贝,看你那骚样一定很耐痛的吧?我很看好你的呦。哈哈……看你今天刚到就给你个机会照顾你一点,减半打50下吧。」

  「天啊,不是这样的,我很怕痛的,不过还好,就50下,少了一半,一定要坚持住……」还没有等我想完,重重的的一鞭子已经打在了我的屁股上,顿时屁股传来一阵疼痛。「啊、1  」我痛的大叫了一声,虽然我看不见,但是一道红宽边印是少不了的了。

  啪、「啊、2  」

  ……皮拍一下一下的落在了我的身上,感觉打脚和乳房是最痛的,也许脚背没有什么肉,而乳房又比较娇嫩的原因吧。啪、我看着皮拍又是一下重重的打在了我的乳房上。双乳已经通红了。「啊,呜呜……23,23,啊、啊」我早在打10
几下的时候,泪水就已经不受控制流了下了,声音都已经叫得沙哑了。啪,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落在了我的脚背,看着鞭子打下来我本能的拼命想扭动身体躲避鞭子,可是根本办不到,身体一点也动不了。

  「啊、啊……」。啪、「啊……」。啪、「啊啊……」

  ……又打了几下,痛的我已经只会干嚎确叫不出来了。3  个被打得地方感觉火辣辣的疼痛。哎…… 怎么还没有完,我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想着。

  「怎么你不会数数了吗?看来你还是不行啊,还得跟静静好好学学,你得多锻炼锻炼」主人说着又是一鞭打在了我的左乳上。「啊……啊……28、28.  」
痛的我吸了一口气,拼命的喊了出来。「MD这也能学,你来试试。看你能不能受得了。」我心里忍不住骂道。

  「什么?刚才数的23,这次就是28了?你当我没有听到啊?」主人停了一下说道。

  「呜呜……不是的,23后面你又打了5  下啊。」我哭着辩解。

  「那我怎么没有听到你数出来?我没有听到就不算。」

  「我靠……」我再也忍不住带了一句口头语出来,彻底无语了,感情几下是白挨了。

  啪、又是一声鞭响,鞭打又继续开始了。「在我面前还敢我靠,我靠的,你真是欠打。我以后叫你好好靠。」女主听到我的话大叫着。

  「啊……24.  啊」我只有接着前面在数。也不辩解了,知道说了也没有用,
还不如留着力气叫数字。

  皮鞭伴随着我痛苦的尖叫数说声,终于挨到50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由于过于疼痛跟紧张,我的双手握拳指甲都已经掐进了肉里。从铁架上下到地面,赶忙拼命的揉着双乳,想减轻痛苦,这里实在是太痛了。我瞟眼看了看静静,她到是平静了不少,不过脸上还是挂着泪痕站在那里。也同时在偷偷的瞄着我,眼神中充满了同情跟鼓励。

            (8)初次受罚(下)

  我们从对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两屁股上跟乳房上都是被皮拍打得通红,火辣辣的疼痛,而且感觉滚烫的。哎…… 还好,就如女主说的并没有被打烂,我以前在如梦下过电影看过,欧美的口味就是重。每次都打的皮开肉绽的。脚虽然看不到,但是肯定好不到哪里,不过现在脚背的疼痛远远赶不上了乳房跟屁股的。我们俩老实的站在旁边,见此时主人已经把空铁架吊到了天花板上,走到了我们面前说:「怎么样?感觉如何?」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也不敢正看她,只有还在揉着通红疼痛的乳房。静静也在一旁跟我一样默默的站着,没有回答。

  「都把头抬起头来,怎么没有听到我的问话?」主人手中的鞭子晃了晃,大有再不说话继续鞭子伺候的味道。

  「没有什么感觉」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应付随便着。

  「哼、没有什么感觉?那是我打轻了?」

  「哦,不是的,不是那意识,是很痛。」我赶忙改口。

  「那你呢?」女主又转向静静。

  「我、我也是,很痛。」

  「哪痛啊?说出来」主人用鞭子放在静静的下吧下,将小脸又向上抬了抬。让她的目光能跟自己对视为止。

  我看静静头虽然被抬高了,可还是不愿跟女主眼神相交,只是努力向下看。「屁、屁股,脚,还有乳房……」后面的声音小的估计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了。
  女主拿着鞭子,双手背在了身后,在我们面前来回走了一圈,看着我们被打得地方,像是在欣赏她的杰作,说道:「很好,知道疼就好,这次是轻的,就饶了你们,早点休息。下次再令我不满意,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们,知道了吗?」
  「是,知道了。」我跟静静异口同声的说道。同时心终于放了下来,心想终于完了。可以休息了。

  哪知道女主打开旁边的一个柜子,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柜子的各种器具跟性玩具。她叫静静过去,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很大的红色圆球口塞硬塞到了静静的小嘴里,静静的小嘴顿时感觉被张到了极限,无法合拢。她又拿出一个黑色的橡胶头套套在静静头上,头套很严实,全部密封,只有两个鼻孔处有2  个呼吸孔。然后从墙上拿下一个用铁链连在一起的手铐脚镣,锁住静静的四肢并打开了旁边一个铁笼,将静静塞了进去。铁笼跟狗笼差不多,小的很,娇小的静静进去后,只能蜷缩再里面,手上脚上又铐着镣铐,使活动范围更加的狭小,只能在里面慢慢的蠕动才能移动一点点。做完这些,她又从柜中拿出了绳索,把我叫到了跟前,我知道要开始对我下手了。

  我无奈的走到她面前,她没有说话,而是把我的身体转了过去,背对着她,用绳索在我的双乳上绕了几道,使我的双乳呈8  字形狠狠的勒紧后,又用余绳将我的胳膊反手向上紧靠后背绑在了一起,然后又拿2  股绳子,分别将我穿丝袜的双腿分开,大腿小腿并拢绑了起来。最后她打开囚禁静静旁边的一个小木箱,将我塞到了里面,小木箱上面有个洞,正好卡在我的脖子处,使我的头在外面,木箱也很小,我被五花大绑的身体在木箱里面,显得很拥挤,塞的满满的。想活动下被捆绑的腿都不行。干完这一切,她好像很疲惫,嘘了口气后,把木箱的门关上并锁上了。她并不满意,又拿出一个金属圆圈口塞塞进了我的嘴里,使我的嘴也合不拢后,才满意的抚摸了几下我的脸说:「你们两个在这里好好的反省反省。我去睡觉了,我考虑考虑明天让你们学会如何服侍我使我舒服。」说完,转身向楼梯走去,当脚步声渐渐远去,差不多到了楼梯口时,灯被关上了,接着哐当一声,门也关上了,顿时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以前只看过捆绑的图片跟电影,可是还没有被绑过,每当看到电视中的捆绑镜头,曾幻想过被绑的是自己。没有想到今天终于被绑上了,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无奈。」我苦笑着想着。开始感觉还挺兴奋,可是后来越来越感到了不适,首先是胸口的绳子太紧,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屁股刚被鞭打过,又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硬木板上久了,渐渐的感觉越来越酸痛。而被捆紧的胳膊跟大腿感觉绳子也越来越紧……难受,好难受。

  由于没有窗户也没有灯,所以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听到静静鼻子发出粗重的喘气声。跟想挪动身体镣铐上的铁链碰到铁笼发出的哐啷声。时不时的还能听到估计是蜷缩久太难受了嘴里还发出轻微的「恩、啊」声外,屋里安静极了。这种沉静的感觉加上身体束缚的难受让人越来越难以承受,越来越痛苦。想找静静聊聊天都不行,也不知道此刻静静在想着什么……

  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已经麻木到了没有任何知觉,突然上面传来了开门声,跟着刺眼的灯光顿时亮了起来,照的眼睛一阵眩晕失盲。听着脚步声从楼上传到了跟前,我眯着眼看到女主正穿着睡衣走到囚禁静静的铁笼前跟前,打开了铁笼把静静放了出来并解除了静静身上的锁具跟头套口塞。静静的嘴已经被撑的合不拢了,嘴角都是流出的口水,眯嘘着眼揉着下巴。放了静静后又转身把我从木箱中放出来,绳子捆的太紧,时间又长,已经勒进了肉里,一解开绳子,被捆的地方已经深深的凹了下去,很痛。腿也被绑的太久了难以伸直。使我不禁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双腿已经麻木带疼痛的站不起来了,坐在地上我拖着疼痛的胳膊慢慢的揉着身上的绳痕。这时才发现胳膊上已经被绳子勒的一道一道红印,都已经有些发紫了。我把丝袜退到了脚腕上,看整个腿也是紫里透着红印。看到这我伤心的哭了起来。

  「好了,别哭了,给你们5  分钟休息一下,然后马上去洗个澡,然后去餐厅吃饭,还有事情吩咐。搞快点。」女主说完看也不看我们一眼就上楼走了。
  「起来活动活动会好些,我来给你揉揉吧。」静静见女主已经走了,将我搀扶起来,并轻轻的替我揉着身上凹下去的绳痕。

  「谢谢你啊,好痛……」我强忍着泪水,哽咽着感谢静静,

  「不用谢,你赶快动动腿,会好的快点。」静静低着头,拿起我的脚,来回的动着,我尽量忍痛努力配合着她,加上她不断的揉着,加速着血液循环。
  「好多了,谢谢,我们赶快上去洗漱吧,别再让她等久了又要被罚。」我感觉好些了。便让静静搀扶着我,去浴室洗漱。

  洗完了澡感觉浑身舒服了不少,被绳子勒的还有些微痛,但是痕迹还没有消失。「你们洗完了,快过来吃点饭吧。」主人见我们已经洗好了,便招呼我们过去吃饭。澄澄跟心怡已经在那吃饭了。澄澄见我们这模样估计也猜出了昨晚我们受罚了,冲我们吐了吐舌头。看着盘中的煎蛋跟面包,我也没有什么胃口,就先喝了点豆浆。「她们今天就要走了,我要去送她们去机场,下午还要去公司,所以今天白天就不回来了。回来你们就在家看电影吧。」女主吃着口煎蛋说着。
  真想跟她们道别一下,虽然我们认识时间不长,也没有说过几句话,真有点舍不得她们走。但是我们不敢说话,只有看着她们点了点头。她们走了让我们在家看电影?有这么好的事情?我跟静静都是半信半疑的。

  吃完早饭,主人叫她们俩去拿东西在车库等她,将我们带到了2  楼的一个客厅,只见在客厅的电视前有两个木架,每个木架上有一大两小三个洞。女主过去把木架打开,让我们到木架旁,将我们固定在木架上,正好脖子卡在大洞上,而两个小洞则是卡住手腕的。都卡好后,她将木架锁好,并调整到刚好我们只能蹲下的位置并固定好,这样我们的上半身被木架固定着动不了,下半身倒是可以动动,但是也是只能蹲着或者跪着,站不起也坐不下去。接着她拿出了2  个口球式的口塞,只见那口球塞上还有一根透明管相连,不知道什么用,她给我们每人带了一个口球塞后,拿着那两根链接口球的透明管很诡异笑了起来,我们看着她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是我感觉不会有好事。很快我的想法得到了证实,只见她把链接我口球的透明管的另一头直接插到了静静的尿道里,而链接静静的则插到了我的尿道里,难怪她刚才笑的如此诡异,我跟静静都拼命的摇着头,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抗议着。

  「不要乱动,乱动也是去不掉的,导尿管也别想去掉,因为它插在你们的膀胱里后,里面的气囊里的气不排出,它是不会掉出来的。哈哈……是不是很好玩」,主人一边说着一边拽了拽导尿管,果然如她所说,根本就拽不掉。

  「那我们不是要小便都流进了对方的嘴里,恶心死了,一点也不好玩,我不要……」我惊恐万分,可是也没有一点办法。

  「你们今天舒服了,就在这里看一天的电视吧,跟电视里好好的学着点。晚上谁要是再弄的我不爽,破坏了我的雅兴,绝对比昨晚痛苦十倍」她走到前面的电视前打开了电视,并打开电视柜中DVD  ,往里面放了一张碟片。原来放的是黄色电影,不时电视中传来了「嗯啊」呻吟声,画面显示的是俩人正在互相调情……

  我瞟眼见静静想把头扭过都去,可是脖子被固定着,所以更本动不了,只能红面刺耳的闭着眼睛。「哎呦,怎么脸红得这么很,是不是很热啊?还是不好意识?我告诉你,你闭着眼不看也可以,但是要是晚上再学不会不让我快活,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明白吗?」女主走到静静面前摸着她的小脸,说完也看向了我。我痛苦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们看吧,这个碟子有几个小时,我调成了循环放映。你们用心好好的学吧。我要去送那两个丫头走了。」说完转身走了,可是不时她拿着两根带皮带固定的假阳具来到我们面前。「差点忘了,也让你们快活快活才会用心的去学。主人是不是很好啊,哈哈」她把假阳具插进了我们的小穴,并把上面的皮带固定在了我们的腰上,使阳具掉不下来。然后将假阳具后面的线子插在了一个盒子上,并且打开调节了几个开关,「好了,我已经设置好每隔半小时会震动5分钟。你们好好享受吧,拜拜宝贝们。」

  屋里只剩下我跟静静俩人,电视里还在播放着激情的画面,还一直传着撩人的呻吟声,我看着也感觉到了脸上火辣辣的烫。腿已经蹲的有点麻了,只好慢慢挪成跪着的姿势,暂时好受了一点,这时,我感觉下体的假阳具开始在我体内疯狂的动了起来,耳边也传来静静身体里的阳具震动的声音。不时就听到我们俩口中的「啊……唔唔……」声,我感觉身体有些发软了,下体好像流出了些东西,配合着电视中的画面跟声音,我感觉就要高潮时,该死的阳具突然不动了。原来5分钟时间到了,「该死的,关键时刻停了,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快活,她一定是故意这么调的」我再心里恨恨的想着,同时也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感到吃惊,难道我的心里真是这么浪骚?这时突然看到一股黄色的液体正顺着透明管像我的口中传来。原来是静静已经有了尿液,正满脸通红愧疚的看着我,不要啊,我感觉到了尿液已经进了我的嘴里,我呜呜的摇着头,想躲开,可是那是不可能的,静静见我看她,赶忙不好意识的躲开了我的眼光……

[ 本帖最后由 漓人 于  编辑 ]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