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的好友小璿

 

小璿是我前女友的好友,不过在见到她以前,我已经和她在QQ上聊天了,后来和女友分手了,因为郁闷,便经常找她出来玩。她是个很开朗的人,每次找她,她都出来。小璿应该算是气质型美女,追她的人很多,虽然她是南方人,却有着高高的身材,而且很丰满。我一直就非常喜欢丰满的女人,而最令男人迷恋的,则是她那一头过腰的长发。

  又是一天早上醒来,这天我休息,一个人很无聊,便打电话找小璿出来,她很愉快的答应了。

  她所在的南方城市气候非常炎热,像我这样的东北人,在那里很不适应。我骑着摩托到她家楼下去接她,已经出了不少汗了,却发现小璿穿着一袭紧身超短裙,而且下面还穿着一双黑色的丝袜,『这么热的天,居然这样穿!』我心里在想着。

  等她坐到我后面,我不禁问她:「穿成这样不怕热吗?」小璿说:「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那里肯定不热,还可能凉到呢!」我听了一笑,不知道她又想出什么去处了。

  也没多问,她给我指路,我们就走了。走了半个小时,原来是要带我爬山。

  也好,我是很喜欢野外活动的,只是看她穿着黑色高跟鞋,心里想:『呵呵,完了,要很累的扶着她了!』不出所料,上了山以后,我要拉着她的手、推着她的腰,很细致地照顾她才行,不过确实不热了,阳光被树林过滤得不再炎热,却很温暖。

  爬山爬了一个小时,小璿累得出了身香汗,确实是香的,我闻到感觉很好,可能是人类的动物本能,异性的体香令我的身子突然有种异动的感觉。坦白讲,我心里是真的喜欢小璿的,只是我不敢表达,我怕她因此就不再理我。

  这种异动让我很难受,连忙拉着小璿的手说:「休息一下。」于是我们找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呼吸着山林中清凉舒服的空气、沐浴着轻风、听着清脆的鸟鸣,我和小璿都感受到无限的惬意。

  可能是小璿也累了,并排坐在那里,逐渐地她倚靠在我肩膀上,我没多想,她是个特别开朗的人,倚靠在我肩膀上,并不说明她就对我有什么意思。

  过了一小会儿,她又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很快,她闭上眼睛,双臂伸过来搂着我。这样的亲近举动,令我的呼吸渐渐沉重起来,甚至下面的阴茎也膨胀起来了。

  「天热,我还要穿着丝袜,知道为什么吗?」小璿突然问道。我没说话,以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女生穿黑丝袜,你说那样给人的感觉很性感。」小璿继续说道,一边说,还一边让裹着黑丝袜的双腿交叉着蹭了一下。

  从以往的交往看,小璿对我也有好感,此刻山中根本没有一个人影,这里不是旅游区,没什么人会来这里。我突然有种巨大的冲动,而且,这种冲动是兽性的,完全是出自本能的!

  我猛然把小璿搂进怀中,疯狂地亲吻着她的小嘴。小璿的嘴属于樱桃小口式的,温存绵软,和她接吻,给人不由得沉醉,她也疯狂地迎合着我,搂紧我。我们这一个吻,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我们感觉窒息才停下来。

  此刻,小璿看我的眼神非常迷离,我又猛然抱紧她,吻她的俏脸、吻她的脖子、吻她的睫毛和耳垂,伴随我激荡的拥吻,小璿开始「嗯……嗯……」的呻吟起来,同时还有她浓重的喘息声。而我,不禁伸出手去抚摸着她浑圆的乳房,她的乳房是那么的饱满、那么有弹性,整个在我手中跳动着,小璿被我抓着她的乳房,呻吟得更加厉害了。

  这时候我也呼吸沉重,于是提起小璿,抚摩着她的大腿,手逐步蔓延到她的短裙内。她的丝袜不是连裤的,在短裙里面深处,可以直接抚摸到她的肌肤,是那么的柔嫩。我再向内,手感觉到一股温热,小璿也突然「嗯」了一声。呵呵,她居然是穿的丁字裤,几近没有,我的手指顺利地抚弄到她的阴唇,小璿此时已经意志迷乱了,趴在我怀里,只会「喔……噢……」的呻吟着。

  我解开小璿丁字裤的系带,拿出来塞进衣袋里,脱下自己的上衣铺在林间的草坪上,抱着小璿把她躺放在草坪里,整个掀起小璿的裙子,小璿闭着眼躺在那里,主动地分开着双腿,我看见她饱满的靓丽阴户,还有阴户上晶莹的液体。

  我脱去衣裤,一面继续爱抚着小璿的小穴,一面把涨硬的大鸡巴递到小璿的小嘴前,小璿明白我的意思,毫不犹豫地用舌尖舔了舔我的龟头,然后还舔了舔阴囊。她来回舔了几遍之后,整个把我的大鸡巴含进了口中,然后不停吞吐着。

  我则用手指轻轻插入小璿的阴道中抽动着,小璿被我弄得想叫,嘴里却含着我的大鸡巴叫不出来。她的嘴那么小,我的大鸡巴又比常人大上一些,所以塞得她口中满满的,使得她只能「呜……呜……」的闷声哼叫着。

  小璿的小穴被我抠弄了一会儿,流出更多的淫液,我就把大鸡巴从她小嘴里拿出来,然后伏在她的身上,把被她小嘴弄得更粗硬的大鸡巴对准了她的小穴,然后用龟头在她两片阴唇中上下滑动着,却不进入。

  小璿慢慢地忍耐不住了,断断续续地说:「快……进来吧!我想你好久了,我要……我要……」我定了定神,因为我的情绪也在极度亢奋中,随后,把我的大鸡巴往小璿已经水淋淋的阴道猛插下去,「噗滋」一声,大鸡巴已经整根没入在她的洞内了。

  她「哦……」的闷哼一声,略昂着头,臀部高高的抬起迎合我,洞内的肉壁紧夹着我的大鸡巴,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我紧抓着她的腰,开始做起活塞式的抽插,小璿的叫声越来越大,「噢……嗯……」的呻吟不停。交合部位肉体碰撞的「啪啪」巨响,和我的大鸡巴在她阴道里抽插的「噗滋……噗滋……」声交融在一起,狂野的做爱旋律在林野间不断地回荡着。

  我继续努力地抽插着,小璿的阴唇随着大鸡巴的进出一张一合,爱液也跟着我抽插的动作沿着她的大腿两侧慢慢地流出。

  「璿,舒服吗?」我问她。

  「噢……嗯……舒服!」

  「璿……我早就喜欢你了,但我没想到有天能跟你这样。」「傻瓜!」说着,小璿抱住了我的头,然后继续道:「我也喜……欢你……喔……好久了,哦……我也总是幻想……和你……做爱……哦……啊……」随后我更用力地操小璿,插了一会儿,她让我躺下,然后跨到我身上蹲下,滴着淫水的小穴一对准我的大巴,「噗滋」一下便坐了下来,她「啊……」了一声,然后头和身子向后仰着,慢慢地上下动了起来。

  我抬了抬头,看见自己的大鸡巴在小璿身子里进进出出,也愈发兴奋起来。

  小璿也一样,主动的做爱姿势令她的兴奋感大增,嘴里也不断地说出平日里绝对不好意思说的话来。

  「嗯……嗯……真舒服……哦……噢……」

  「璿,我们在干什么?」我问她。

  「在做爱……老公,我们……在做爱,你老婆……我在跟……你做爱……」她断断续续地说。小璿的过腰长发搭在我身上,性爱的迷乱令她看起来很迷人。

  「做爱还叫什么?」我问小璿。其实我是喜欢做爱时男女双方说淫荡的话来刺激兴奋。

  「嗯……还叫……还叫……嗯……」小璿显然不好意思说。我连忙加紧猛顶她几下,问她:「告诉我啊!告诉我。」「做爱……又叫……性交。」小璿吞吞吐吐的才说出这个词。

  「还有呢?」我边问边用力又再顶几下,一定要她说出那个词。

  「做爱……还叫……操屄。」小璿下了很大决心才说出来。这个词南方是没有的,呵呵,不知道她怎么学会的?

  「那我们现在是在操屄吗?璿。」

  「嗯……是……老公……我终于给你操了……你以后要经常操我……」小璿的底线已经崩溃,什么都肯说了。

  我们疯狂地做爱,不知道这样做了多久,我才感觉自己的小腹一阵阵抽搐,然后温热的精液便一股一股地跳跃着奔进了小璿的阴道,喷射进她的子宫中。然后我又坚持了几分钟,直到小璿突然更快更疯狂地在我身上晃动,却不再喊叫。

  只见小璿晃动几下以后,几乎像哭似的又「啊……啊……老公……啊……老公……」叫了几声,然后突然「嗯……」的好像使了一下劲儿,便不再动了,只是不停地喘息,随后趴在我身上,让我的大鸡巴继续留在她的身子里,而我们又继续亲吻着。

  这天,我们一共做了三次,最后小璿还倚靠在树干上,一条腿架在我肩膀上给我插了一次(小璿以前是学舞蹈的,呵呵,所以她的右腿能轻松抬起来,不过左腿就要差一些了),可是我已经没有精液可射出了。

  第二天我上班去了。过几天我休息,小璿又来我的住处,我和她居然疯狂地做了七次!到最后我们俩感觉都已经动不了了,这才搂着睡觉。

  字节数:6630

    【完】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